首页 >汤羹

道尊战魂 857.第八百五十五章 活着就好

2019-10-12 17:49:42 | 来源: 汤羹

道尊战魂 857.第八百五十五章 活着就好

望着那天空之上正在发生的惨烈大战,云战微笑着点了点头。到此刻为止

,他几乎已经断定,自己一方的胜利已经是铁板钉钉。

不由紧张的情绪得到了放松,云战的视线中也开始出现了细微的模糊,因为现在的他,真的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嗡…”

恰在这时,空门的小和尚净空领着一大队的学员归来,观他们个个面上神情激动,显然,他们已经不负众望的解决了所有逃离的魔族弟子。

“属下净空,已将所有四散而去的魔族弟子尽数击杀,特来向堂主领命。”来到云战的身前,净空恭声道。

由于破了十门阵之后,魔族中只剩下了一些修为低下的弟子,所以没用多长的时间,魂武大军在狂追猛轰之下,便是取得了预想中的胜利。

闻言,云战点了点头,有些疲惫的声线缓缓传出,“兄弟们,辛苦了。”

虽然云战的声音很弱,几乎声不可闻,但这些弟子还是听到了那发自肺腑的真心夸奖,不由激动的神色爬上满脸。

他们知道,如果这一战中不是云战神乎其神的术法,他们也不会胜利的如此轻松,但归根到底他们还是胜了,胜了便是一件最值得高兴的事。

此刻,他们望向云战那苍白的脸庞,内心中的崇拜无法言表,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云战在他们心中的位置,不可取代。

“轰…”

陡然间,那天际的半空中传来了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然后所有人便是见到了一生中最为血腥的一幕。

只见这时的步飞花,浑身上下挂满了鲜血,就连他的口中也正在狂吐着鲜红的血液,但是这时他就如同疯魔了般,将手中铁链狠狠的勒着残天公子的脖颈处,浑然不觉自己的重伤,牢牢的不肯放手。

同一时间,修罗十三用手中的震天弓锁住了残天公子的双腿,发出震天之怒哮,“三哥四哥,快点宰了他呀,我快坚持不住了。”

被锁住的残天公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巨尺挥舞而出,不断的轰击着下方修罗十三的背部,使修罗十三空中狂喷而出的血液,染红了整片的天空。

“妈的,敢动我兄弟,我砍了你的双臂。”这是阎罗发出的咆哮,在看着兄弟被如此般的残虐后,这位一向腼腆如大姑娘一样的热血汉子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

只见他掠空而来,毫不顾忌残天公子对自己释放而出的魂力攻击,只是将手中的血刀,极端狠辣的砍向了残天公子手握巨尺的右臂。

“喝啊…轰…噗…啊…”

惨叫声,吐血声,以及砍断骨头的声音同时传来,弥漫了整个长空。

然后就见阎罗正不断口吐着鲜血,不受控制的身躯向下坠去…

虽然阎罗那凶猛的一击砍去了残天公子的右臂,但是他也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残天公子的魂力攻击,从而导致阎罗狂坠向下的身体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

“接住他。”不过显然,云战的这句话还是说的晚了,因为早在阎罗坠下之前,净空就一个飞跃而起,将阎罗接在了怀中,并为后者喂下了一颗八品丹药。

“嗡…”

“残天公子,我草你妈,老子宰了你。”

就在阎罗受伤的一刹那间,展星辰身如闪电的爆射而来,与此同时,手中的狂刀绝技再次施展,攻击的地方,正是一个武者最致命的地方,胸口。

“噗呲…”

展星辰手中的断天刃直没入了残天公子的胸膛,此刻,残天公子不甘的目光凶狠无比的瞪着展星辰,发出了临死前的最后一声怒吼。

“魔魂禁忌,自爆,啊…”

但见一股强悍到极点的力量陡然爆发,然后虚空深处迅速被这股力量渲染,展星辰兄弟三人,尽数的都被笼罩其中。

“妈的,自爆我也要先宰了你。”此刻的展星辰,目光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根本选择了对残天公子的自爆无视,然后将短刀从残天公子的胸膛抽出,被抽出的断天之刃化为一道流光,砍向了他的脖颈处。

“小心。”云战发出了慌张无比的声音。

尽管云战发出了提示,可兄弟三人依旧仿若未闻般。步飞花用铁链死死的缠绕着后者的脖颈,修罗十三牢牢的锁着残天公子的双腿,展星辰的刀光如一缕突破视觉的幻芒,无声无息的划过了那个人的脖颈之间。

“轰…”

就在展星辰的刀光划过残天公子脖颈处的一瞬间,由残天公子丹田处扩散而出的能量也是同一时间在天空之上爆炸,然后就听轰隆隆的炸响传来,紧接着鲜血飘散,血肉横飞。

一代高阶战神强者聂天行,魔族十大器魂之六魔魂尺的掌控者,就这样惨烈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间,甚至到死的时候,他连尸骨都没有留下,也许这也正是他一生作恶多端的报应吧。

正所谓天恢恢疏而不漏,如今,这个魔族的第三高手,在步飞花几兄弟的联手之下,结束了他一生的罪恶。

“飞花,星辰。”云战慌了,因为在残天公子自爆的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了兄弟三个倒射而出的身影,被那股毁灭性的力量崩飞在了空间深处。

这一刻,云战忘记了身体带来的虚弱感,本能的力量瞬间爆发,支撑着他的身体义无反顾的向着高空之上狂奔而去。

紧随其后,是小铃铛,凌冰梅,慕容雪月等一些姐妹,也是形如疯狂的冲进了先前三人所在的那片空间,嘶吼了起来。

“飞花,你在哪儿啊,别离开我啊,呜呜。”这是婉儿发出的悲呼

此刻,他就如一个受了惊吓的小鸟,泪流满面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全部的思绪几近凌乱。

紧跟其后的花紫柔与黄冰冰也是好不到那里去,两人一边抹着眼角处的泪痕一边呼唤着情郎的名字,“阎罗,你在哪儿啊,阎罗…”

当然,修罗十三的两位红颜知己菲菲与月光花那就更不用说了,就差寻死上吊了。

云战也在暗暗的后悔,之前不应该草率的让几兄弟去对付残天公子,尤其残天公子还在使用了禁忌魔魂之下,就更不应该那样做了。这时的云战,恨不得死的那个人是自己,也不愿意三兄弟就此陨落。

正在众人极度悲伤之际,就听下方的某一处地方传来了一道异常熟悉的声音,而这个声音的传来,顿时让得小铃铛几人瞬间破涕为笑。

“都嚎啥呀,跟哭丧似的,就受了点伤而已,我又没死。再说你们就对你们的夫君这么没信心吗?真是一群没见识的婆娘。”

那浪子般的身影在泥土中挣扎而起,依旧带着那显桀骜的笑容,清朗的目光朝着众人对望而来。

此刻,他的右臂已断,但是众人都看的清楚,在他仅剩下的另一只手上,却拎着残天公子那颗血淋淋的人头。

“星辰…”

三女一呼而上,心疼的抱住了展星辰的身体,开始大声的痛哭起来,也许这一刻,她们能做的,就只能用这最原始的办法来发泄失而复得后的开心了……

展星辰没事,那也就意味着另外的两兄弟也不可能陨落。要知道残天公子自爆的时候三兄弟可是在一起的,云战可不会傻傻的认为展星辰没事是因为修为高出两人,因为若论起来,步飞花的修为等级才是三人中最高的,所以冷静过后,云战暴吼道:“你们两个臭小子赶紧给我滚出来。”

“到,老大,我在这,嘿嘿嘿。”修罗十三在空间中闪了出来,一脸傻笑的看着云战,那一出,倒是像极了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满脸的阳光之感,戏闹中带着点点憨厚。

“怎么,飞花,你还不出来吗?是不是要我亲自出手把你给揪出来?”云战没好气的说道。

“老大,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出来吗,”完后就见步飞花的身影一改往日的潇洒,在某一处的空间中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红着脸道:“先前说好把残天公子给你绑回来的,可是我没做到,对不起啊老大,我食言了。”

“臭小子,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云战一步上前,将步飞花狠狠的抱了住,嘴里不断的重复着那四个字。

“二哥,也不算食言的,你看,我把那家伙的首级取下了,日后交给绝刀师兄,也算有个交代了。”展星辰走上前来,手里依然紧紧抓着残天公子那血淋淋的人头,憨笑着说道。

“嗯,这就足够了,绝刀师兄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的。”云战点头道。同时兄弟们看得清楚,这个向来有着钢筋铁骨之称的老大眼睛里湿润了,那种湿润,是因为担心几兄弟而造成的。

几人感动的同时,心里也在暗暗的庆幸着,“这一辈子,没有跟错人…”

再然后,兄弟几人紧紧抱在了一起,为这次的胜利喜极而泣…

……

夜晚,繁星高挂,月入银盘。疲惫过后,所有人都去帐篷中休息了,只有云战还守在一处帐篷之外,用疲劳的身躯默默守护着这些兄弟姐妹们的安全。

他本是一堂之主,按理来说这种小事无需他亲力亲为的,但是为了能让大家可以在疲劳过后安稳的睡个好觉,他一个人扛下了这个站岗的职责,为大家做起了名副其实的守护神。

当然,他也不是铁人,他也需要休息,但是他却把这个在第一时间休息的机会,让给了所有下属弟子。

因此疲惫不堪的他,实在难以忍受的困倦之下,斜倒在雪无霜的帐篷之外,悄悄的睡着了…

郴州妇科
娄底治疗阳痿费用
武汉癫痫病医院
郴州妇科医院
娄底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