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独步 第827章 强,才是王道!

2020-01-16 19:05:04 | 来源: 西餐

独步 第827章 强,才是王道!

众人汇集到明月居的前面大院,此时的大院之中,已经有着不少的人站在那里,步铮的到来引起了绝大部分的人的注视。

只不过,这些人并不是全部看步铮的,也有看步铮身边的人,步铮过来的时候,遇上了不少的人,都一起走过来,而这些人都是很受人关注的,在一起的话,关注度更大了。

但这种关注也就是一下子的事情,知道你来了之后,也就不再管你了!

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例外的,比如说冷幽篁,看了看步铮,有些复杂的皱皱眉,而同时,他也看向了复长啸,一样很有深意。

还有,江树野对步铮发出挑衅的眼神,还有蓟长缨,更是走到了步铮的面前,想要再一次挑衅步铮。

虽然他们也知道步铮的阵法很牛,但他们是武者,很多武者根本不在乎其他领域的人,一切用武力说话,你阵法很牛,打不过我的话,我也会让你俯首称臣,阵法的才能为我所用。

武力,他们觉得步铮,不行!

现在赢得武堂大比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个标准就是武力,这个天下最重要的就是实力,武力高强的人会被人崇拜,而阵法再高,也就是那样,就算现在有人记得,过去之后,就没有人在意了。

其他的道在武道面前,那都是小道,虽然武者会求炼器师,会求阵法大师,但在内心之中,他们看重的并不是炼器师与阵法大师,而是阵器和阵法。

人们会记得一个强者的阵兵是什么,但很少会注意这件阵兵是出自哪个炼器大师的手,这也说明,炼器和阵法在众人的眼中,始终不如武者,而在武者的眼中,那就更加不如了。

因此。步铮想要得到全部人的尊敬,那就要展现他的实力才行,不过,他对此并不是很上心。他觉得这个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如果说打一次人可以多个几百金,甚至几十金,他都可能会去打一下,只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将人打倒抢钱。

但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他可是一个正直的好人!

“步……”蓟长缨走了过来,才说了一个字,就被步铮用一个字给打断了。

“滚!”

步铮轻描淡写地说道,连正眼都没有去看蓟长缨一眼。

蓟长缨被步铮这一下咽得半死,差一点就背过气来了。

“你等着,不要让我在武斗上遇到你,不然,你死定了!”蓟长缨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然后说道。

“都说完了吧。那还不快滚!”步铮直接说道。

“哼!”

蓟长缨愤愤地离去了,而看到蓟长缨的下场,江树野等人觉得还是不要去和步铮了,感觉下场会和蓟长缨一样,那样的话就实在太丢人了。

现在也不能拿步铮怎么样,过去也就是自取其辱,还不如干脆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再对步铮进行疯狂报复,将他一次性弄残了,这才是最完美的。

“步铮。你还真的都不怕啊,这样得罪人总归是不好的。”复长啸在这个时候有点微微皱眉,觉得步铮这样做法实在是有欠妥当,而他觉得步铮应该是一个聪明人。应该会想到这一点才对,为什么还要这样我行我素的呢?

“我有什么办法,我自认为我还是一个好脾气的人,遇到事情我都会礼让三分,但这个天下有一种人是和疯狗一样,就算你不惹他们。甚至避开了他们,他们都会扑过来咬你,你说,这样的人我是继续保持好脾气让他们咬,还是给于他们回击呢?”步铮摆摆手,有点无奈地说道。

“你说谁是疯狗!”

此时,蓟长缨还没有走出太远,步铮的声音又没有掩盖,就这样轻易的被他听到了,他能不能怒吗?

“谁应谁就是!”步铮则是毫不在意地说道。

“我……”

“你想要干什么,蓟长缨,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做无意义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突然出现,就在蓟长缨爆发之前,他出现了,将蓟长缨的怒火瞬间给压了下去。

“师父!”蓟长缨对着那个师者叫道,师父这个词可不是随便可以叫的,能叫师父的人,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一般师者和弟子的关系,甚至要比亲传弟子都要更加亲密。

师者不过是武道途中的一个过客,但师父却不简单是一个过客,“父”这个字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对师父不敬,或者背叛师父,那会被全天下的武者所唾弃,甚至追杀,而师者的话,那最多也就是被指责一下,如果有正当理由的话,甚至会得到支持。

“长缨,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进入朱雀分院,不是在这里和一个小人物起口舌之争,太丢分了!”那中年人冷冷地说道。

“徒儿知错了!”蓟长缨低下头,一副受教的乖宝宝样子。

“记住,你以后将会成为帝国顶层的人,到时候你会明白,你和这些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争执,那是多么可笑的事情!”那中年人语气似乎有点缓和了,而他的话似乎是故意要传到步铮的耳中,这也是在帮自己的徒弟找回一点场子。

“……”步铮没有说话了,只是呆呆地看着前面,仿佛没有听到的样子。

“步铮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害怕了?”沈无上说道,在这个时候,她的话虽然有点刺激步铮,但却没有给步铮找事的感觉,并没有刻意让中年人听到。

“不算是害怕,应该说不想自找麻烦,那个人很强,我根本不是对手,并且他应该在朱雀分院是有身份的人!”步铮回道,很直接的表示自己不敢惹那个中年人,这算是一种胆小的行为,但也是一种明智的行为。

面子对步铮来说不重要,明知道对方是自己惹不起的对象,他是不会去招惹,又不是真的有这个必要,如果有必要的理由,让他去招惹的话,那情况就不一定了。

“也是,早应该想到你会这样说,你这个人这么无耻,怎么可能会有骨气去面对强者,肯定是先逃了再说。”沈无上轻笑着,很是讽刺地笑着。

而沈无上的一笑,立刻让边上的人呆住了,她笑了啊,即便是嘲笑也好,这也是一种笑。

步铮笑了笑,淡淡地说道:“当然是这样了,难道明知道要死,也要去送死吗?要报仇什么的,以后也可以,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去送死那不是体现你有骨气,说不定是你害怕了,你如果有骨气的话,就应该活下去,面对失败也好,困难也好,最终坚强的活下去,等待自己的实力提高了,或者等一个绝佳的机会,然后进行反击,成功之后,那你失去的尊严什么的,都可以赚回来!”

“……”

步铮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陷入了沉思,而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理论,仔细想想的话,也的确是如此,如果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活下去才是最大的勇气,你能活下去就是证明你的一切,而如果能绝地反击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步师弟的话真是精辟,让人有种茅舍顿开的感觉!有些人去送死,那是因为他们的死有价值,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可以有这样光荣的死法,他们的死很没有价值,甚至连水花都打不起来,与其去送死,不如留着命积累力量。”复长啸双眼一亮,这段话虽然对他的武道没有价值,但却对他的谋略能力却很有价值。

“客气客气,我每句话都是金句格言,你们最好找个本子记下来!”步铮又有点飘飘然了起来,将他刚刚不敢去招惹中年人的事情给完全翻过去了。

“哼,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说到底还是因为你太弱了,如果你不弱的话,你就不需要怕那么多!”沈无上很不屑地说道,而她的话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直指核心。

从武道的方面来说,你惹不起对方,就是因为你弱,如果你强你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而你躲开他,去积累实力,也就是变强,简单可以用一个字来说明――

强,才是王道!

“沈师姐这句话也是金句,我要记下来!”步铮在这个时候从包里掏出小本子,一把自动会添墨的小毛笔,在上面写起了小楷。

“……”

众人无语之中。

时间过了一会之后,一个师者开始说话了――

“是时候出发了,先是到武莫大街的牌坊下,先给你们提个醒,这一次和以往很多时候一样,先是到一个地方,看个人的速度,而这个地方在什么地方,到了牌坊下会宣布的。”

此时,步铮等人发现,之前步铮不敢惹的中年人,似乎在师者之中,并且连林师都对他很是尊敬,果然是大有来头的感觉。

没想到这个蓟长缨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怪不得他之前的目标直接就是澹月华,而看不上沈无上这样的。

以上,是步铮的个人想法!未完待续。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医生
上海远大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贵州治癫痫医院
治疗白癜风深圳哪家医院好
河南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