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菜

灭世道劫 第0196章 缘由

2020-01-16 17:17:50 | 来源: 热菜

灭世道劫 第0196章 缘由

“这山谷之中竟然有人和我一样懂得领域之法,只是如此粗略的结界,这人是如何修炼的。”

楚云静立在山谷dǐng端,目光遥看着下方的巨大结界,头dǐng一道暗灰色的光diǎn正不停地闪烁。

在他身旁,玄斗则好奇的打量山谷内仅存的几名人族修士。“楚兄,这些人中莫非是有你的好友,竟让你亲自施展领域之法相救。”

“不错,这几人中的确有我那一名好友,如果我不出手,让你去救,可能就晚了。”楚云笑着,看向山谷中的修士,“走,我们过去。”

山谷内。

鹿其身体僵硬,手中的长刀迟迟无法斩下,脸色狰狞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不可能有人能破了我的道法。”他咆哮着,看向眼前松了口气的雪倩。

“是你,一定是你!贱女人!刚刚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鹿其嘶吼説着,目光中尽是不甘和疯狂。

他本以为将这群人中唯一知道他秘密的!dǐng!diǎn!伴侣杀死,就不会有人能破了他的道法,到时候他便能得到那株果树。

可如今,眼前这名披带着面纱的女子不但破了他的道法,而且还将他囚禁无法动弹。

单单这份手段,就已经不是一般的先天境能拥有的。

人群最后,原本提心吊胆的戈秋见到如此一幕后,紧张的心情总算是放松下来。

“得救了…不知道那女子是何来历,莫非她也是先天九重天巅峰的修士?只是为何当初鹿其斩杀其他人时她却不理不睬?”

戈秋暗暗想着,不光是他,就连剩余其他人此刻也同样都对这名带着面纱的女子感到好奇。

“果然!雪倩妹子是先天九重天巅峰的修士!当初我果然没有看走眼!”

“哼哼,杜青他们几人死的也活该,要我有先天境的九重天巅峰的实力,我也不会去救他们几个心机不善的鼠辈。”

在离雪倩不远处的陈无心中激动想着,当初正是因为他带雪倩来到宜州如今才捡了条性命。

“我…”鹿其面前,雪倩感受着体内逐渐恢复的力量,脸上也十分不解。

她虽然很早就已经突破到先天九重天,可奈何她天资有限,如今实力虽然不凡,可离先天九重天巅峰也还差一些距离,自然不可能轻易破了对方的道法。

“哈哈哈,戈秋兄,好久不见啊。”

就在所有人目光皆都看向雪倩时,山谷中忽然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

笑声过后,只见一名身穿着白色长袍的青秀男子正脚踏流光从山谷上空缓缓飞来,在他身后,还有一名同样穿着黑袍的丑陋男子。

他刚一出现,便落在戈秋身旁,一脸微笑的看向后者。

“楚…楚兄?竟然是你!”戈秋看清来人后,大惊道。

他先前听闻动静,本以为来人是他的好友,不过却没想到眼前这名面带微笑的男子竟然是他当初在暮雪城结交的先天境低阶修士。

“楚兄?你…你怎么可以进来,这可是先天境巅峰修士施展的结界,凭你的实力是无法承受的,还是快快离去的好。”戈秋回过神后,便连忙道。

虽然在他看来,楚云只是一名先天境的低阶修士,可毕竟二人曾结交过,他自然不能看着对方白白送死。

“无碍。”楚云闻言,只是笑着,没有一diǎn惊慌的样子。

至于一旁的玄斗,此刻更是一脸无所谓的打量着其他人,这小小的结界在他眼里根本就形同虚设,没有一diǎn作用。

“无碍?楚兄,你…”戈秋闻言,错愣一声,不解的看向楚云。

“这些等会在説罢,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楚云一笑,漫步走到鹿其身前,对着他僵硬的身躯轻轻一diǎn。

这看似轻盈的一指下去,鹿其的身体表面逐渐开始被一层冰霜覆盖,最后彻底化作一个冰人,生机尽失。

“这…这…”

仅存的五人看到这一幕后,心中各有所想,波澜起伏。尤其是戈秋,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眼前这名谈笑清风的男子会是他当初在暮雪城结识的先天低阶修士。

“小子,你就是楚兄所説的好友?啧啧,实力弱成这样,差diǎn就丢了性命,也就是你命大,正好遇见了我们,不然你这会儿早就死了。”玄斗看向身旁的戈秋打趣笑道。

“我…”戈秋脸色一红,正欲説什么时,却听到一旁楚云的呵斥声,“玄斗,不要胡闹,这位可是我的好友。”

楚云説着,抬手一挥,山谷中的结界瞬间化作尘埃,消失不见。

“知道了。”玄斗嘀咕一声,别过头看向其他几人。

不过当他看到人群中一名女子时,却惊奇的发现她看向楚云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恨意和杀机。

“恩?”玄斗身躯一晃,出现在这名带着白色面纱的女子前,面目狰狞道,“阁下,先前我朋友好心出手救你,可你不但没有感恩,眼中反而流露着杀机,如此一来,我却是不能留你性命了。”

他説着,手中忽然凝聚出一道细小水龙,戈秋几人能明显在这条水龙中感受到一股远超先天境的恐怖威压。

“住手!”

就在玄斗准备动手时,楚云突然呵斥一声,“玄斗,你怎么又胡来?”

“楚兄,这女子先前曾对你心存杀意,我不杀她,你也会杀她的。”玄斗辩解道。

“对我存有杀意?”楚云一愣,他从来没有来过宜州,又怎么会得罪别人?

楚云暗暗想着,漫步走到雪倩面前。此刻的后者由于被玄斗禁锢,身体无法动弹,只能感到到在她目光中满是仇怨。

“好熟悉的感觉。”

楚云喃喃一声,看着眼前带着面纱的女子,忽然道,“姑娘,我们可是认识?”

“哼!阁下当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雪倩冰冷的声音徐徐传来。

“实在抱歉,在下的确是不记得有得罪过姑娘的地方。如果以前有怠慢之处,今日相救,便算偿还了。”楚云缓缓説道。

他是真想不出来眼前这名目光冰冷的女子到底是谁。

“偿还?你偿还的起么?”雪倩忽然笑了,“幽明谷上下千余人的性命!你説!你偿还的起么!”

她説着,眼角处早已被泪水蔓延。

幽明谷上下千余人的性命!你偿还的起么!

雪倩的话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铜钟,不断在楚云脑海中回荡。

“幽明谷…那这么説…你是雪倩!”楚云惶然想起,眼前的这名女子正是当初和李若儿形影不离的青衣女子。

“你竟然活着从幽明谷逃出来了?”楚云又惊又喜,他一直以为当初从幽明谷逃离的修士只有他们炼体阁的人,可没有想到雪倩今日也会出现在此。

“是啊,我是逃出来了。”雪倩苍白笑着,“如果我当初不逃,若儿他就会死,三谷主也会死不瞑目,整个幽明谷也将彻底成为这片大陆的尘埃。”

“所以,我不得不逃!我要留住性命复仇,我要当初所以参与此事的修士付出代价!”

雪倩説到最后,看向在她面前的楚云,同样咆哮道:“还有你!我也要你付出代价!当初明明知道一切,为什么什么都不説!如果不是你,幽明谷又怎么会死那般多的人!”

“我…”楚云闻言,想要説些什么,不过看着对方冰冷的双眼,却沉默了。

的确。

当初他将灵灭道法释放在通往幽明谷的必经之路上时,很早就发现了来袭的修士,可他却没有告诉任何一人。

这并非是他的自私,实在他也明白,如果告诉幽明谷其他修士大敌来袭,让他们纷纷逃离避难,只会引起更严重的死伤。毕竟当初那些人的目标可是本源之道,如果让他们知道幽明谷还有修士流亡在外,肯定倾尽全力,找寻贺州每一处地方。

到那时候,就是他自己要躲藏恐怕都没有地方,就更别説带着其余炼体阁的兄弟了。

“可是…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啊。”

良久。

楚云缓缓开口。

或许他站在雪倩的角度去想的,自己的确是错的,放弃了整个宗门,背叛了他们。

可他毕竟是一个人啊…

他有自己追逐的梦想。

有自己守护的信念。

在这条路没有走到尽头前,他又怎么甘愿去牺牲?

“你…你説什么?”雪倩满是不敢置信的看向楚云,他本以为楚云心中会有过忏悔,可没想到…

“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的抉择。”

“即使整个幽明谷覆灭,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苦衷。”

楚云声音果断,説罢,他便不再去看雪倩。因为他也明白,继续説下去也只是徒然的。

漫步走到戈秋的身旁,楚云忽然开口,“戈秋兄,如今南域风雨欲起,你是打算随我一同回暮雪城,还是继续在宜州闯荡?”

“我?”戈秋闻言,目光瞥了一眼脚下不远处的果树,最后叹了口气,“回暮雪城,时运不适,我继续留在这里,也只会白白丢了性命。”

“恩。”楚云diǎn头,看向一旁的玄斗,“走。”

説完,他已经带着戈秋从山谷中遁出。

“哼!”

玄斗闻言,看了一眼身旁有些不知所措的雪倩,将威压散去,“一个弱小的宗门灭亡了便灭亡了,修道路上,弱小的宗门被灭也是常事,唯有自身实力的强大,才是根本。”

“这事,説来也怪不得楚兄,要怪…只能怪你们太弱小了!”

玄斗声音沧桑,説罢,身躯也变得模糊起来。

长春牛皮癣医院官网
眼睛激光手术武汉有哪些医院能做
贵州哪里治疗癫痫
泉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中山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