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怒剑龙吟 第一百九十七章 寻宝启程

2019-11-07 19:43:57 | 来源: 饮食

怒剑龙吟 第一百九十七章 寻宝启程

正午时分,峒龙城北门。

有些破损残缺的城墙之外,一队数十精骑整齐地在那里立着,刀枪耀眼,铠甲鲜亮。而在他们的身前,单独的两骑与之相对而立。

“风兄,霍兄,就此别过了。日后还有机会再来峒龙城,我必定好好设宴款待一番。”精骑前方的齐贤对着道。

风韧哈哈笑道:“好啊!等到那时候有空了,必定痛饮一番,不醉不归!这次大家都有要事在身,我们就不再继续逗留了。走了!”

“等一下。”齐贤看见二人欲随即离去,却是突然出声制止,而后策马上前。

当齐贤来到风韧面前之时,只见他从腰间拔出了一柄带鞘匕首,用手掌握住刀鞘将柄的那一边递给对方说道:“一点小意思,就收下吧。凭借这枚镶金匕首,在北庭境内可以避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风韧也不拒绝,接过匕首将其抽出鞘外,一道璀璨的寒光耀得他的双眼都有些微微眯起,不禁赞道:“好匕首!多谢齐兄馈赠了。只是不知这匕首究竟是代表着如何的身份,竟然有先前那边说法?”

齐贤笑道:“这是天雄军将领统一配备的金狼匕,凭此可以避开那斜文缛节的例行检查。而且有这个在,除了皇家护卫外,基本旁人没有绝对证据不敢动你们。你二人身份有些特殊,路上可能麻烦不小,而我能做的也只有这点了。”

“多谢了。那么,就此别过。”风韧将镶金匕首小心收好,拱手说道。

“再等一下。”齐贤再次制止。

霍云倒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话就一次说完行不?”

齐贤此时脸色微变,有辛重,他缓缓说道:“你我各为其主,而北庭与晋轩数百年来都是敌对,也就近这几十年稍微关系好转了些,但是恐怕这局面也过不了几年就会打破。到时候,我们难刀枪相对。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二位如何打算?”

“战争与我看来从对错之分,论是为了何种目的而发起的,都必将经历一场血雨腥风,遭罪的永远都是这苍生。我只愿意,那个时候不会到来。要是真的面临了沙场相见的那一天,为了早日结束战乱,我的剑会毫不留情地从你颈上划过!”风韧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脱口而出。或许,他心中也早就想好了这个答案。

“好!非常好!只不过希望能够在你我死战之前,再痛饮几杯!”齐贤笑着扭转马头向着自己的护卫走去,同时抬手挥了挥示意二人离去。

风韧叹了口气与霍云一起放马奔驰,两人的身影很就在北庭众骑的视线化为两个汹点,随后彻底消失。

“师傅,此二人恐怕将成为我北庭的劲敌,要是现在把他们留下来以绝后患不是好些吗?”齐贤突然望向之前一言不发的拓跋决。

拓跋决略带深意地说道:“有的时候,多一位出色的敌人反而会让自己觉得有意思些……我们也走吧,奎洛部的大军还在等着我们呢!默厝部也该为他们的阴谋付出血的代价了!”

……

而风韧与霍云二人驰骋在荒野之上,按照地图的指示朝着那座在天地异象中破土而出的神秘古墓前行着,两人的神色都不约而同地有些凝重。此一去,注定又将是数场恶战。面对昔日高手的古墓现世,注定会就大量的武者前往寻宝。而在能够分配战利品的手段自古以来就只有一种,凭借武力取胜!

“霍云,你说如果我们真的有朝一日与天雄军为敌的话,面对齐贤,面对拓跋决,真的下的了手吗?”策马奔驰风韧突然问了一句。

霍云面表情地说道:“只要是敌人,我的刀永远不会有所迟疑的。倒是你,刚才说得那么振振有辞,怎么现在竟然反而困惑了呢?”

“说与做,永远都是两码事。我很不愿意看到与昔日的战友会有敌对的一天,然而,这似乎不可能避……”

短短几日内,风韧、霍云、齐贤三人之间早已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要是真的反目,不管他们嘴上说得如何强硬,真到做起来的时候,恐怕多少都有些下不去手。

忽然间,略有沉思的风韧紧勒缰绳将坐下彪驹停住,他望向一旁从地面上突起的一块巨石喝道:“什么人!”

听到风韧呵斥的霍云瞬间从彪驹上跃起,背后的雾刀刀柄装眼间已经被他持在手中,淡淡雾气凝聚的刀刃闪现。

“是我。”

一道人影从巨石后翻出,一掌拍退了霍云的雾刀,抬头望向风韧。

夏侯羽。

风韧对于此人的突然现身略感紧张,要是对方是想趁机寻仇的话,凭借他和霍云依旧没有完恢复的实力来说,恐怕将会十分棘手。况且,就算是他们两人现在处于巅峰状态下对上夏侯羽,同样胜算渺茫。

“你来做什么?”霍云警惕心很重,雾刀横在自己身前摆好架势。

夏侯羽笑道:“何必这么紧张吗?我这次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们商量个事。”

风韧略加思索后答道:“你不是是想说要和我们同行去那座现世的古墓吧?”

“哈哈哈!风小兄弟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啊,一语中的。这次古墓出土的动静那么大,想必到时群强齐至,将是一场凶险的明争暗斗。你我双方要是联手的话,恐怕还能有点胜算,想要从数位高手之下分杯羹也许不成问题。”夏侯羽的语气中倒是还算诚恳。

其实夏侯羽说的,风韧和霍云早已想过,单单要只是凭借他们二人不足界级的实力想要从此番风云际会之中捞到点好处,确实难度巨大,纵使他们的大目标仅仅是可能并不起眼的赤叶幽魂花。

“既然如此

,那么就和之前在峒龙城中一样,我愿意和夏侯先生联手。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到时候背信弃义耍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小手段的话,我风韧虽然实力不如你,但是拼死给你留下些什么暗伤倒是不在话下的!”对于夏侯羽的提议,风韧还是必须小心对待。毕竟,他们曾是敌人。

夏侯羽倒是丝毫不在意风韧话中明显的威慑之意,一口答应。不过那一天对于风韧爆发出的一剑将沙锟将直接斩杀,他可是印象深刻,历历在目。风韧对他可能造成的威胁,确实不小。

见到风韧都答应了,霍云也没有好说的,收刀翻身上马,然后他望着夏侯羽说道:“我们就这两匹坐骑,还是天雄军送的,你怎么办?”

夏侯羽吹了声口哨,一匹装束整齐的彪驹从先前他藏身的那块巨石后奔出。一跃坐上马鞍,他笑道:“整一匹坐骑有何难度?不过我面子没你们那么大,而且身份加特殊,于是只好自己动手去‘借’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霍云哼了一声,他之前就已经听风韧说过有有关夏侯羽的事情了,也知道个大概。

三人一起上路,不过由于有了夏侯羽的加入,风韧和霍云间的交谈明显少了很多。对于这位立彻不算明朗的同伴,他们两人始终保持着戒心。

对于二人的冷淡,夏侯羽也是丝毫不在乎,一路上一言不发。

峒龙城距离那处出土古墓距离足有一百五十里,而且很多道路都并不平整,好在彪驹身负魔兽血统,速度倒还算布满。一个半时辰后,三人便已经来到了那座古墓之外,而在那里,已经聚集了一大批人。看气势,不乏高手。

然而却似乎他们也只是在古墓之外逗留着,议论纷纷,没有人踏入其中一探究竟。

勒马停下,风韧望向这座巨大的古墓,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拓跋决说他说起之时会用城池来形容。要是不知道这座古墓是从地上破土而出的,光是看那方圆数十里的占地面积,以及高耸的城墙内耸立的数座建筑物,确实与城池疑,不过也是一座荒废许久的古城。

从早已抵达之人的谈论中,风韧听出了些名堂来。早在昨天就已经有不少人抵达了这座古墓之外,其中不乏大胆者进入围墙内一探究竟,然而阵阵惨叫声后,就再音信。接连几批人马进入都是如此下场,一时间再人敢于尝试。

于是乎,围墙之外的人群越聚越多,但是却只是在外界观望着,直到今天早上,一名界级三重实力的高手自告奋勇孤身前去其中。一刻钟后,他浑身带血地从中冲出。在服下旁人递来的丹药后才缓缓说道,他根本没能够进入任何建筑之中,光是在外围就遭遇到了不知名的机关袭击,而且还有大批傀儡从各处涌出,个个傀儡的实力都在武级八重左右,而且数量完数不清,估摸着有数千之众。另外,在任何一座建筑物的门口都布下了极为坚硬的防御结界,凭借他界级三重实力也是法轻易破开,何况还有傀儡的阻拦。

听完后,众人一阵心寒。光是外围就已经如此,那么主墓之内恐怕加可怕,不少人都已经心生退意。不过多人的还是选择了继续等待,因为他们相信肯定会有些大型势力势力强横的高手现身,到时候就可以跟在他们身后蹭进去一探究竟。

而为了即将到来的机会,那些散修之人也纷纷成群结伙,结成了暂时的同盟。不过这样临时组建的队伍之中,自然还是互相之间的防范心胜过信任,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到时见利忘义,背后捅自己一刀。

望着人山人海的一片,夏侯羽看着风韧问道:“你打算怎么办?继续等吗?”

风韧耸耸肩奈地说道:“当然了。难不成你认为我有能力冲进去不成。”

而就在这时,风韧突然觉得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有些异动。不过就在他准备查看的时候,一道身影走到了他们跟前问道:“不知三位是等会否愿意与在下组个队通行呢?”

三人闻声放眼看去,只见那是一位年龄不过二十三四岁样子的年轻人,身着一袭做工讲究精致的水蓝色长袍,眉宇间还隐有一股淡淡的英豪之气。不过与他一身不俗的装束完不符的是,此时的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手中竟然还握着半只烤羊腿啃得正欢。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贵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贵阳十大癫痫病医院
深圳市孙逸仙心血管医院
抚顺煤矿脑科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