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蛮血纵横 156 承受你的痛苦,获取我的力量

2020-01-16 22:02:58 | 来源: 饮食

蛮血纵横 156 承受你的痛苦,获取我的力量

此刻,在神域某处,一块巨大的黑色阴影缓缓浮动,身为神族七大支柱之一的潜田羽之步入阴影,三个身影赫然早已等候在阴影之中。

这片阴影拥有无限格挡的能力,身处其中,除非真神,否则,任何力量也休想探查到里面丝毫的情况。

潜田羽之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和另外三个人正好占据了四个方位。四人背对背,不是为了隐秘,而是他们对对方都不感兴趣,甚至,同为七大支柱,并且有着相同的立场,但是,这四个人依旧厌恶着对方。

“羽之,没想到你居然也会为门罗老头子卖命。”发须如白雪一般的宽袍老者笑道,此人乃是神族七大支柱之一的枯木。

“别误会,我只是不想看着米尔豪斯白白死掉。”潜田羽之闭上眼睛。

“米尔豪斯太嫩了,就算灵魂足够强大,也终究替代不了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戴着眼镜,面容阴沉的格瑞克说道。

处于北方位的女人名叫白,她淡声说道:“米尔豪斯还是很有潜力的,不过和潜田羽之在一起,只会学到一身的懦弱而已。”

“挖苦和讽刺的话就留到以后再说吧。”潜田羽之的语气没什么耐心,“还是先想想怎么应对主神大人吧。”

“哼,那个一意孤行的家伙,干脆我们早点行动吧。”枯木冷冷说道。

“别说这种没用的话。”白轻声道,“还不如帮着三次元打开空间通道呢。”

“让时间提前吗?”格瑞克阴沉说道,“这样的话,不光是得罪主神,连门罗老头都会和我们对立的。唉,要是我们七大支柱能够团结一致就好了,少了三个人,办起事情来还真是麻烦。”

潜田羽之说道:“主神谋划的局面有三个最薄弱的时期,第一个就是蛮族和人族决战之时,当然。精灵族的因素也不能忽略。第二是人族一旦战败,那些潜藏势力显露真面目的时候,据我了解,人族中真正的强者都还在稳坐钓鱼台。第三就是空间通道打开的瞬间。虽然有三次机会,但可供我们下手的机会却只有一次。成功的话固然能维持现有的局面,大不了就是让门罗坐上那个位置,可一旦失败。所谓的七大支柱那就要大换血了。”

“羽之,你的意见呢?”枯木问道。

“你们会赞同我的看法吗?”潜田羽之淡笑道。

“相比于其他人。还是听你的比较好。”格瑞克说道。

“是啊,至少你资格最老。”白轻声说道。

潜田羽之说道:“一次机会是不足以阻止主神的,所以。我们四个人必须要做出适当的牺牲,第一次的话。白和格瑞克出动,送死的可能性很大,第二次机会时。我们直接放弃,到了第三次,我和枯木会直接倒向三次元,就算白和格瑞克之前死掉,在三次元主神的帮助下,复活也不是没有可能。”

“让别人去送死这种话说出口之后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羽之,你可真行啊。”格瑞克冷笑道。

“我同意。”白说得更为直接。

潜田羽之站起身来,似乎一秒也不想多待,“既然没人反对,那就这样办吧。”

说完,他随即走出了阴影空间。

然而,刚一抬头,潜田羽之就看到了一张眯缝着的笑脸正在空间外正对着自己。

“潜田,在阴影里搞什么阴谋啊?”主神笑得极为阴沉。

潜田羽之却丝毫没有惊慌,他说道:“没什么,只是想一些没用的事情。”

主神双手插进袖管里,很是平淡的说道:“走,我们喝酒去,说实在的,在神域,只有跟你喝酒才最有意思。”

“好。”潜田羽之随即跟在了主神背后。

而就在神族内部相互猜疑之时,沙迦头顶已然飞出了一道血色光芒,那光芒即便是用肉眼观望也会感受到森然恶意,仿佛有无数冤魂身处其中,寻常人根本不敢直视。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痛苦。”沙迦说完之后,将这道光芒推入索亚脑海之中。

索亚却是想到:“好强大的灵魂控制力,就这样轻松的取出了自己的记忆。”

而很快,索亚便没有了多余的精力去顾及这些。沙迦在地相限界所承受的苦难彻底的进入了索亚的脑海,几乎是瞬间,索亚就感到了一阵心碎和灵魂的摇动。

所谓痛苦,就是一种表象,刻意的去承受记忆中恶的表象,只会让灵魂受损,精神崩溃。眼下,索亚没有遭受任何攻击,但是突然间,他却猛然朝前单膝跪立,意志在这一刻虚脱到了极点。

沙迦没有如何去观察索亚,而是转过身,直接往远处走去。

无论索亚成功与否,他都不需要再继续呆下去。但在法皇的心中,他很希望一切都能成功,因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尽情的与索亚一战,然后用力量去证明自己没有曲解父亲的意思。

忽然,沙迦停下脚步,仰天说道:“我怎么开始在意这些事情了?”

此刻,索亚身上的战骨开始涌现,各种魔力也开始在身体内外窜流,他必须让自己的意志变得更为坚毅,只有这样,他才能勉强承受住沙迦的这份痛苦。

到了现在,索亚的精神力和灵魂控制能力已然到达了一定的极限,即便和某些神族相比,索亚的灵魂也丝毫不弱。可是,黑子的地相限界是足够与普通神族灵魂抗衡的力量,想拥有这些,不论任何人都必须承受相应恶毒代价。

索亚此刻即便使尽浑身解数,也仍旧无法抵挡这份痛苦。他倒在地上,漠然感觉到凛冬之心传递而来的屡屡冰凉寒意,这种寒意让索亚想起了阿茹娜身上渐渐消失的温度,而此刻,他的意志也开始崩溃,身上已然出现了死亡的迹象。

这正是灵魂损毁的死亡方式,没有什么生息,只会在沉静中缓缓消亡。

“活下去……索亚。”

忽然,索亚感觉有人从背后保住了自己,是一个女人,她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阿茹娜……是你吗?”索亚心中呢喃着,几欲瓦解的意志再度凝合。(未完待续。)

遂昌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张家口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海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六盘水专治癫痫病的哪家
咸宁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