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逍遥仙村 第五十六章 捕风捉影

2019-11-17 00:15:06 | 来源: 饮品

逍遥仙村 第五十六章 捕风捉影

风一的真身就整日潜藏在日星印里,而日星印藏在太谷后山上。他真身如无波的古井,而元神却是在日星印天地里遨游,纯熟无比。只要是真身无忧,与元神两相呼应,只要一转念,元神即可回归。他元神熟悉了日星印天地,便来到太谷村,而后在刀友镇遨游,之后是整个凤城区域。

现在,风一稳坐太谷山,而元神已是随意在整个西金省来去。他前一段长时避免与林东宝相遇,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不必刻意相避,便当是路人吧,见见更能提高自己的心性修为。他元神在北林市没见她,而后在凤城见到了;他在北林市见到她的父母……渐渐,他对于西金省,已可以说是明察秋毫。

他看不惯小四门的东门家族,也看不惯北林公安局,于是他出手了。真身出动

,化黑须且黑巾蒙面,在北林市把东门家族弄了个鸡飞狗跳,更把陆秋隐的奥迪收进了日星印。他又归于平静,但还是天天练功,也是天天观察着整个西金省。他每天都看到林东宝和卢婷,但他觉得也没有必要拥有了,就让时间淡去一切吧。

风一这天坐在菩提树身中练功,而他的元神也在树身中他的头顶上,泡在树液里修炼。渐渐地,元神凝成了实体,其中包含了乳白的树浆,生出了乳白的肌肤,洁白的牙齿,牙龈和嘴唇只是淡淡的血色。然而元神的眼睛和头发,却是那么的虚幻,给人梦一般的感觉。

他本尊老大仍然坐在菩提树中,而元神却是化得尺许大小,坐在小狗狗的身上,在外世到处逍遥。附近的山行遍,元神便拎起狗狗小娘们的脖子,飞到别的山上去。这小狗臭娘们,风一发现它也就会撒娇,耳力也还不错,还喜欢听歌,却是嗅觉好臭,如果没有元神带它,它保准会迷路。

林东宝似乎能感觉到风一的存在,但却找不到,捉不着。有一次,她以为风一在虎穴公园,在那里找来找去,结果只抓到一只小狗狗。小狗狗银白色的毛,而毛尖却是金黄,所以乍看便是黄色的狗狗,而实质却是银白色的,非常可爱。然而小狗狗根本不善良,对着她龇牙咧嘴“吼吼吼,whowhowho”地叫,还要挠她,一放,它就一溜烟跑了。

二年级秋学期的期考,最后一科,林东宝开考三十分钟便交卷出场了。她听说风一是来考试的,于是她提前来楼下等风一的出现。在一楼的楼梯口,她站在那里等,后来卢婷也来,然后守到另外一个楼梯口。她们一直等到考试的结束,可是没有等到风一。

风一这次来考试的是元神,而元神还在考试中分神作弊,真是妙不可言。风一已经几次考试作弊了,他不只是看同学的卷子,教导处保险柜里的试卷和答案他都早早看过了。最后一科,他舒心地考完,走下楼去,到楼梯拐弯处的时候,他发现林东宝在下面,便化一阵轻烟从花窗飞走了。

日星印中的风一,同时感觉自己既在日星印中,又在考场里,同时还再分神作弊,一种如在如梦之感,不可思议。正是此时,元神归来,合在身上,却是把头伸在他的脖子后面,两个脑袋后脑勺靠着,而肩膀上也是元神的双臂还在,只是方向对着背后。风一实在觉好玩,没有急于完全收回元神,跑出了菩提树身。

他用后面元神的脸看着那个他后背的前方,身体倒退着走,也就是元神是正在向前走。他在日星印上层的天地里呵呵地笑着,走着,继而是奔跑起来。最后,他还像螃蟹一样横着走,方向变来变去,却是行速极快。终于玩够了,他才让元神完全入体,坐回菩提树中又是沉思起来。

他分明感到自己是高大地坐在一座殿堂之上,俯视着下方殿下微小而忙碌的人们,觉得自己越发的宏大了。他感觉着自己的宏大,美妙的宏大,仿若自己的背后有一双遮天的巨大翅膀,只要一扇动,便会天地失色。

他还在深思中,他还是感觉在殿堂上俯视着,但一不小心,殿里的情景便会不同。殿堂的大小不同了,殿里的人物不同了,殿里人物语言不同了。但是无论如何,有些语言明明听不懂,但是自己就是知道他们的意思。他明明知道不是在梦中,但完全又是和梦一样,他百思而不得其解。

已经是师范二年级的春学期了。时间的洗炼,阅历的磨炼,风一的心境越来越阔,越来越高。他证悟,若是没有什么高兴,那么也不会有悲伤的心情;相遇没有什么喜悦,分离也会淡若轻风。他想起了道经里的话: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後相随。”

他在想是不是修炼了,相对的东西就能逐渐统一起来呢?

风一又想起,如今的世上道与佛经常是互相攻击的,而自己也向来是站在道的一边,经过佛寺也只是看看风光,却没有去烧一柱香,也一直以为自己很对的。然而在修炼中,明明自己是以道人身份修行,却自觉结起佛印,而且所见也多是佛身。看来,佛道之争只能让别人去吧,自己却是似乎正在佛道双修了。

自己在修道,但又似乎也正在修佛,他有些想不通。他这个太囸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不来点消息,就只是个道人么,会不会又与佛门有什么关系?记起娘子曾说自己入世时,还有两个分神的灵魂同时入世重生,可是又是谁,今又何在呢?

在风一为修炼和身份上的事情想破脑袋的时候,卢婷和林东宝却是苦恼着,难过着。明明知道他的存在,又无法相遇,而她们又不想就此罢休。且不说他算不算玩弄了两个女人的感情,算不算始乱终弃,算不算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单是目前两女就有麻烦需要他的出现。

林东宝里听说父亲被陆秋隐为儿女亲事再三烦扰,就说拒绝是女儿的主意,如果女儿同意,他们父母的也不反对,然后陆家到处找自己,说不定不久会到凤城来。“变态!”她心里是狠狠地骂陆家的无耻。

卢婷也已经二十岁了,她估计自己也将要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如果风一不出来,自己逃脱不了那种让自己恶心的婚姻。她丝毫不想风一出现的话,自己将是哪种身份,她只是想就算自己不嫁,但有一个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来让自己依靠,便也可以什么都不想。

两个女人,心里都在难过地想:你出来吧,浑蛋!

临洮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疗宫颈炎费用
贵州癫痫病研究院地址
临沂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新汶矿业集团中心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