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魔装 第五八三章 守信

2020-01-16 22:00:10 | 来源: 饮品

魔装 第五八三章 守信

“曹老,有什么话您尽管说好了。”袁家那老者不阴不阳的说道,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他对不老大尊曹团一丁点好感都没有,语气自然就不太好听了。

“按理说,我没资格管你们南家和袁家的事。”不老大尊曹团笑了笑:“不过,这里毕竟是城,曹某不才,得大家抬举,勉强坐上城主之位,自然也要为城着想,是这个道理吧?”

袁家和南家的人保持沉默,他们懒得搭理曹团,曹团故意把袁罡还在城的消息泄露给魔装武士,必定心怀叵测。

“几位大人仁兄相信这位朋友,而这位朋友也不会相信几位仁兄,僵持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呵呵……曹某这颗心啊,一直是七上八下的,万一在城里闹起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受池鱼之殃。”不老大尊曹团缓缓说道:“不如大家打个商量,由我曹某做个中间人,袁兄,你一个人跟我一起,陪着这位朋友出城,嗯……定个距离吧,出城五十里,这位朋友带着袁罡离开,然后我带着大少赶回来,怎么样?”

苏唐沉吟了一下,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我们得把丑话说在前面。”不老大尊曹团又道:“这位朋友离开的时候,几位仁兄还请稍安勿躁,如果在背地里做些手脚……或者是派人暗自盯踪,就是要把曹某至于不仁不义的境地,那我只能撒手不管了。”

袁家和南家的人相互交换着眼色,不老大尊曹团的建议应该是唯一的办法了,袁家东西两院之争,已逐渐落下帷幕,西院占据了上风,袁天启作为嫡长子,必将是未来袁家的掌舵人,绝不允许有失,继续僵持下去会发生什么,谁都吃不准,也不敢冒险。

“这位朋友,你也听到了?”不老大尊曹团的视线落在了苏唐身上:“袁家与我并无瓜葛,我只是忧于满城生灵,才出来做这个中间人,等出城之后,如果你背弃约定,伤了袁大少,让曹某没脸回城……那曹某绝对不会与你善罢甘休无论如何也要讨一个说法”

“好。”苏唐淡淡应道。

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些,南家那两个长老向后退了几步,他们与袁家刚刚展开合作,如果让袁家误认他们压根不在乎袁天启的生死,这些天的洽谈都要付诸流水,所以,他们率先退了下去,避免苏唐太过紧张,也给袁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送辆马车过来。”不老大尊曹团转身喝道。

片刻,几个红衣武士驾着一辆马车冲了过来,驰到近前,勒住了缰绳。

“这位朋友,让我的人搭把手吧。”不老大尊曹团再次看向苏唐。

“多谢。”苏唐道。

几个红衣武士跳下马车,把袁罡搀扶起来,抬到马车上,苏唐看向袁天启,袁天启只得迈步缓缓向马车走去。

在这一代的修行者当中,袁天启不是非常出众的,但也算很优异了,至少他已经晋升为大祖,可惜,他遇到的是苏唐,那点能力对苏唐而言,完全不够看。

接着,苏唐坐进了马车,车厢内,袁罡和袁天启的视线碰撞在一起,车厢的温度好像瞬间升高了,而视线的碰撞也似乎撞出了火光。

袁罡面无表情,神态显得异常冷漠,而袁天启眼神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对袁家未来的掌舵人来说,这一次被苏唐控制住,不得不选择合作,已经是他一生中很难抹去的污点了,所以,必须要从其他方面找回一些,譬如,表现出自己的不屈和顽强,表现出自己的高傲等等。

当然,他是不敢挑衅苏唐的,苏唐的气息如此恐怖,实力应该是直追当年的任御寇了,在传说中任御寇受到魔装的侵蚀,变得神智失常,动辄杀人盈野,眼前的魔装武士肯定也逃不过魔装的污染,万一惹苏唐发怒,不老大尊曹团未必能有什么约束力,还是老实一些好。

“三哥,你还好吧?”苏唐轻声道。

“阁下认得我?”袁罡转头看向苏唐,他眼中露出了惊诧之色,对方叫他三哥,年纪自然要比他小,但拥有深不可测的实力,连不老大尊曹团、还有南家的长老,都显得畏手畏脚,如果他见过这样的年轻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忘记。

“有过几面之缘。”苏唐轻声道。

“恕袁某眼拙,实在是想不起来了。”袁罡苦笑道:“只是几面之缘,便甘冒奇险,来解救我这个落魄之人……呵呵,大恩不言谢,袁某在这里给恩公见礼了。”说完,袁罡挣扎着试图挺起身。

“使不得。”苏唐探手压住袁罡的肩膀:“三哥,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后面这几天,或许会很不太平的。”

袁罡立即明白了苏唐的意思,南家和袁家未必放弃,等袁天启回去之后,他们极有可能追上来的,而且不老大尊曹团也暗示了,走出五十里之后,苏唐这边必须按照约定放人,再接下来,就与他曹团无关了。

袁罡努力掀开衣襟,他的腰间有一条造型很古怪的腰带,足有五指宽,由金属铸成,紧紧箍在他的腰部。

这时,不老大尊曹团跨入马车,一眼看到袁罡腰间古怪的腰带,神色微愕,随后叹道:“南家好狠的手段……”

袁罡试图解开腰带,不知碰到了什么,鼻中发出闷哼声,身体也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袁罡,你不要乱动,还是我来吧。“不老大尊曹团轻声道。

“有劳曹大尊了。”袁罡咧了咧嘴,把手放在一边。

“这是什么?”苏唐皱眉道。

“南家有锁龙镯,而这种东西叫锁龙带,要比锁龙镯恶毒得多。”不老大尊曹团轻声道:“就算你是大尊级的修行者,被这东西缠上,也得当场变成废人”

“哦?”苏唐发现袁天启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侧头看向袁天启,袁天启立即转过头,避开苏唐的视线。

“锁龙带内有七颗钢钉,两根夹住椎骨,五根钉入灵源,让修行者再无法运转灵脉。”不老大尊曹团一边说一边俯下身,仔细观察着袁罡腰间的锁龙带,随后问道:“袁罡,锁龙带上身已经几天了?”

“一天……”袁罡咬着牙说道。

“那还好。”不老大尊曹团很同情的松了口气:“如果拖上三天,你的修为就算是彻底废了。”

这时,马车已经启动了,不老大尊曹团看向苏唐:“这位朋友,往哪个方向去?”

“往南走吧。”苏唐道。

“去南门。”不老大尊曹团向外喝道。

“这家伙的二叔呢?”苏唐问道。

“你说袁家那位仁兄?”不老大尊曹团笑了起来:“他怎么敢进来?应该在后面跟着呢。”

“呵呵……”苏唐露出冷笑,他这一次的目的只是为了救出袁罡,如果他真的要大肆杀戮,袁家那位老者不管躲在哪里,也休想避过他的魔剑。

片刻,不老大尊曹团找到了机扣,砰地一声脆响,袁罡腰间的铁带终于松开了,接着不老大尊曹团很小心的一点点把腰间挑起来。

腰带内侧,固定着寸许长的钢针,眼睁睁看着钢针一根接一根的从袁罡的身体中退出来,给人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而袁罡早已痛得一头大汗,嘴角甚至渗出了血丝。

足足过了三十多息的时间,不老大尊曹团终于把整条腰带都卸下来了,当他长松一口气的时候,袁罡已经瘫坐在那里,身上的衣襟都被血汗染透。

苏唐谈手从不老大尊曹团手里把腰带接了过来,仔细观察了片刻,问道:“这东西怎么用?”

“你要于什么?”袁天启陡然感觉自己汗毛直竖,嗓音都走了调,他下意识的以为苏唐要用锁龙带来折磨他。

“这位朋友,我们已经约定好了……”不老大尊曹团皱眉道。

“放心,我不会食言的。”苏唐轻声道:“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不老大尊曹团用审视的目光看了苏唐片刻,突然展颜一笑,随后用手指点着说道:“这两根钢针是从背后刺进去的,最好紧贴着脊骨,这样可以⊥人无法动弹,这根钢针要从肚脐中刺进去,另外四根要刺入灵府,灵府在脐下三寸左右,位置无需钉得很准,差了一些也能起到效果……”

苏唐一边听着一边看着袁天启,有面具阻隔,袁天启看不到苏唐的视线,但能看到面具是直面着他的,心中惊骇莫名,身体也是一个劲的往后缩。

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马车早已经驶离了城,昏睡良久的袁罡恢复清醒,慢慢坐了起来。

“三哥,不会怪我多事吧?”苏唐轻声问道。

“恩公,你这是何意?”袁罡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不来,以后你或许还有为自己辩解的余地,现在,袁家肯定会把你当成叛逆了。”苏唐道:“我救了你,也等于害了你。”

“恩公,袁某可不是那种婆婆妈妈、优柔寡断的人”袁罡缓缓说道:“锁龙带都给我用上了,还辩解什么?呵呵呵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今以后,我与袁家再无关碍了”

“说得好听”袁天启冷笑道:“你何尝把自己当成袁家人了?”

“不说话也没人把你当哑巴。”苏唐皱眉道:“再敢废话,我也只能让你吃吃苦头了。”

听到苏唐的话,不要说袁天启,连不老大尊曹团都感到紧张了,不停的向袁天启使者眼色。

袁天启只得闭上眼,靠在车厢壁上,再不说话了。

苏唐从怀里掏出一颗小瓷瓶,倒出一颗明黄色、芳香扑鼻的丹药,递给袁

袁罡伸手接过,随后愣了愣:“这是……神髓丹?”

“你受了伤,神髓丹有补髓凝神的效果,现在就服用吧,我替你护法。”苏唐道。

“恩公,这……这可使不得……”袁罡试图把神髓丹还给苏唐。

“让你吃你就吃吧。”苏唐道:“对着,有朋友告诉过我,用这种东西混合神髓丹,效果更佳。”说完,苏唐又掏出一个皮囊,左右找了找,从车厢壁处的抽屉中掏出一个茶杯,随后把里面的蜂蜜倒满了一杯,递给袁罡。

实际上蜂蜜和神髓丹的价值完全不在一个平面上,神髓丹是修行者步入大祖境界后开始服用的主药,而蜂蜜是由圣蜂酿制的,被称为小灵浆,用另一个世界的话说,小灵浆就是最高级的作弊神药,入圣级的大修行者吃了,可以⊥自己的神念变得更精粹、更强大,普通的修行者吃了,也能让自己的灵力大幅提升,甚至能彻底改变自己的资质。

资质、悟性这些东西与生俱来,很难被改变,而小灵浆和紫芝兰是世上仅有的能改良资质的药草,小灵浆的效果要比紫芝兰强得多,但已绝迹了无数年,现在只见于各宗门的记载。

袁罡接过茶杯,看了半晌,认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只能嗅得到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甜香。

“恩公,这是什么?”袁罡问道,他倒不是害怕苏唐要害他,一定问个明白,是因为他必须搞清楚,自己欠下了什么、欠下了多少?

“朋友说,这是小灵浆。”苏唐道。

袁罡蓦然僵硬在那里,不老大尊曹团也惊骇的瞪大眼睛,唯有袁天启的反应还算稳重,他只是愣了愣,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旋即眼中又露出惧色,生怕苏唐对他有所惩戒,低下头,缩在车厢的角落里。

“恩公,这……”袁罡嗫嚅着,苏唐的馈赠太贵重了,重得让他无法承受,整整一倍的小灵浆?恐怕连圣境级的修行者也要为之发狂吧?

如果袁罡知道苏唐一直把小灵浆当成饮料喝,他也会发狂的

“先养好伤,别的以后再说。”苏唐轻声道,他这么大方,是因为他心中始终存着对袁海龙的歉意,可以说,他不是在帮助袁罡,而是在化解自己的遗憾。

袁罡呆呆的看着茶杯,良久良久,他似乎下了某种决定,一咬牙,把茶杯中的小灵浆全部倒在自己口中。

一边的不老大尊曹团有些坐不住了,他犹豫良久,终于忍不住说道:“这小灵浆……能不能匀给曹某一些?放心,曹某不会白拿白要,这里有几颗神髓丹,还有几颗出尘丹,曹某只要半杯就好。”

三个人的态度各自不同,袁罡是没有任何怀疑,袁天启是压根不相信,而不老大尊曹团是半信半疑的,他思索良久,还是选择了相信,因为苏唐没必要撒这种谎。

苏唐顿了顿,再次把装着小灵浆的皮囊拿了出来,不老大尊曹团触电般直起身,随后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把里面的丹药全部倒出来,共有三颗淡黄色的丹药,随后他毫不犹豫的把丹药扔给袁罡,又把白色的小瓷瓶递向苏唐。

苏唐把小瓷瓶倒满,随后递给不老大尊曹团,曹团极为小心的把小瓷瓶接过去,轻轻嗅了一口,双瞳闪烁不定。

神髓丹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丹药,可现在似乎成了破烂货,袁罡没有理会不老大尊曹团扔给来的神髓丹,非常的认真的用舌尖在杯中舔动着,如此珍贵的东西,哪怕仅仅是浪费一滴,也属于不可饶恕的重罪

只有袁天启,很眼热的看着那几颗无人理会的神髓丹。

片刻,不老大尊曹团又拿出一个瓷瓶,递给苏唐:“这里是四颗出尘丹,我知道这点东西是换不来小灵浆的,嗯……这样好了,我家里还有几颗造化丹,朋友下一次来城的时候,可以直接来曹家找我。”

“不用,一会我还有事相求呢。”苏唐淡淡说道。

“还有事?”不老大尊曹团一愣,慢慢把手中的小瓷瓶放下了,随后正色道:“俗话说人无信不立,曹某别的都不放在心上,唯独舍不得这点虚名,还请阁下不要难为我”

“曹大尊多心了。”苏唐道:“或者……也太小瞧我了,我要杀他,用不着在这边动手,等他返回城的时候,我可以再追过去,何必枉留骂名?

“那就好。”不老大尊曹团的神色放松了,随后又把小瓷瓶拿了起来。

几个小时后,马车缓缓在一片树林旁停下了,不老大尊曹团第一个钻出车厢,回头看去,袁家那个老者正从空中落下。

袁天启第二个钻出马车,苏唐没有阻拦,袁天启强自按捺着内心重见天日的激动,慢慢向那个老者走去。

那老者迎上袁天启,两个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转身慢慢向远处走去。

“好了,他们走了。”不老大尊曹团长松一口气。

“曹大尊,能不能借我几个人,我想把三哥送到一个地方去。”苏唐轻声道。

“哦?“不老大尊曹团顿了顿,毫不犹豫的对那几个红义武士说道:“你们几个,从现在开始要服从这位朋友的号令,在任务完成之前,不得见我,也不得回来送信,明白我的意思了?”

那几个红衣武士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齐声道:“是。”

“你是要去阻挡追兵吧?”不老大尊曹团看向苏唐:“怪不得……怪不得你会当着那袁天启的面说出小灵浆,又放他走……原来是想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啊袁罡能有你这种朋友,真是他的幸运”

杭州丽都医院可信吗
北京德胜门医院怎样
安顺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上海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