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雷血战神 第248章 煮天大阵

2020-01-16 20:26:04 | 来源: 小吃

雷血战神 第248章 煮天大阵

就像雷动所预想的一样,当封疆王的左手从天dǐng上撤离开来,轰打向他时,整个封疆战坟内所有的雷力,有如挣脱了牢笼的野马,冲破封疆之境的束缚,引发了整个封疆战坟的爆炸。

“轰——”“轰——”“轰——”……

爆炸所产生的轰鸣声,充斥于天地之间,令闻者产生耳膜猝裂之感。

而雷动听着这声音,却是觉得格外地悦耳,这是一曲由他所演奏的欢腾交响乐,在这交响曲中,由封疆王操控着的封疆之境,终于被他所破。

雷动的雷脉系统崩溃了,无数的雷力,在天空中胡乱地奔蹿,化作一串串绚烂的火花,封疆王所操控的整个封疆战坟,也不再受封疆王的操控,山峦、平原、森林、草地,全都被炸得七零八落,零散开来的各个部分,在天空中随意地碰撞,挤压。

封疆战坟内,到处是爆炸,到处是悬空飞行的岩石、雷电与残缺不全的山体,大地露出了深处的地岩,地底熔浆的热气,从地岩中冒腾{dǐng}diǎn{小}説出来,将本就瘴气弥漫的封疆战坟,渲染成一个如氤如氲的澡堂世界。

雷动踩着雷电悬于空中,静静地等待着封疆王更加强大的进攻,他的身旁,是无数乱飞的物体,每一样物体撞到他三十丈内,都会被他朝外辐射出的隐形雷力,炸成粉尘。

他知道虽然封疆王的封疆之境被破了,但此刻的战斗却才刚刚开始,封疆王有煮天大阵,封疆王的煮天大阵,才是自己必须要使尽全力应付的终极一战。

他默默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性,感念着体内焦躁不安的野性与雷池。

玄渊开始醒来,所有的雷力开始运转,那种心吞大地、气纳苍天的豪放感,也开始在雷动的血液中滚烫沸腾。

“以为破了我的封疆之境,便能逃出生天了吗?”

封疆王的声音中充满着恼怒,他没有想到雷动竟然能够破掉他的封疆之境,雷动当日在吞天境内,也才五阶左右的实力,封疆王那时因为元力不够,自知不是雷动的对手,但此时此刻,他已吞食掉封疆战坟内的许多力量,元力已经恢复到吞天王当日的七层,他以为,只需动动手指头,便能要了雷动的命。

可经过战斗之后他才发现,原本的五阶少年,根本就不是他所想象中的那么弱,其力量甚至已经到了一个能和他平齐的地步,他恼怒雷动的进步,恼怒雷动明明只有六阶的元力,却硬是能和他这个七阶高手相抗衡。

“至少你施展出封疆之境后,没能困住我,反而被我的雷力击伤右手,今日我将用实力告诉你,当日未能将我杀死的人,过后都是纸老虎,我雷动一旦找着机会,便会化作你们的噩梦,所以封疆王,你的死期到了!”

雷动朝着封疆王声音传来的地方大声説着,封疆王轰退雷动后,身体再一次消失在了封疆战坟内,他要操控整个封疆战坟完成煮天大阵,所以不宜与雷动隔得太近。

“哈哈,无知的蝼蚁,居然以为能够捍动本王的权威,封疆战坟内,我才是天地之主,现在,我便让你见识一下,九千年前吞天王杀天的绝学,煮天大阵!”

封疆王咆哮着,天地之间,顿时涌起一股玄奥无匹的力量,那种力量极为燥热,仿佛能从物体的表面烧融进内里,又仿佛是从物体的内里开始朝外烧融,那种力量像火,但却又无影无踪,根本就看不到火的模样。

悬飞到空中的无数物体,开始被这股力量消融,渗透,变化成炽火色,成为整个煮天大阵中的一部分。

煮天大阵,是九千年前的吞天王通过久久的参悟,才修炼出来的阵法,其中玄奥,非雷动一时半会所能参透。

雷动直感觉那股力量,不仅朝着自己的三十丈雷力范围内冲击灼烧,而且还出现在了自己的心里,灼烧着自己的心智,扰乱着自己的心性,雷动能够感到那股力量的强大。

无数的冷汗,从雷动的毛孔中冒了出来。

雷动心想,要降服这股煮天之力,首先便要从心中,将这股古怪的燥热力量清除掉。

他如此想着,猛地感悟向自己的心缘之境。

心缘之境内,圣兽吞天也不再像往常一般地安静,它也被燥热影响到了,在森林中走来走去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心缘之境中冲脱出来。

正在雷动担心吞天会心智受损时,吞天却是突地跃进了心缘之境中,那个蓝色的湖泊内。

吞天是虎形圣兽,虎惧水,吞天落入水中,先是有一些惊慌失措,落水后发现并无危险,便在水中轻快地划起水来,它的两只前掌在湖面上拍打着,拍起一个又一个白色的浪花,显得异常地欢乐。

吞天原本的那股燥热不安,从一落入湖泊中起,便消失了。

这和雷动猜想的一样,心缘之境中的湖泊,不仅能像当日那般为他疗伤,还能对付这种燥热的力量,使他的心静下来。

心缘之境一直都有守护雷动的本能,是雷动的宝库,此刻的关键,是雷动要如何才能调动起这湖泊中的水,为己所用,将心中的那股燥热净化下去。

“如果有风就好了,让风来,刮起这湖中的水。”

雷动默默地想着,他觉得这心缘之境,既然称作是【境】,那么会不会也和香山之境、封疆之境一般,都是自己体内的一种境界,而但凡是境界,便会受到主人的心念操控,所以,他便尝试着用心念,调动起心缘之境中的风。

随着他的感念,湖岸上的绿色森林,开始起伏荡漾,一层一层的树浪,昭示着天地间果然有了风。

湖面之上,也开始被风吹皱,生起了层层的波纹,当那些波纹生出来时,雷动明显地感觉到了一丝惬意,但那惬意极小,不足以净化体内的燥热。

雷动是召唤出了风,但风太小,不能在湖泊中生出涛天巨浪。

雷动稍感遗憾,此刻的心缘之境,不能像香山侯的香山之境、封疆王的封疆之境一般,冲到体外去,化作能够杀敌的力量。如果有足够多的时间,雷动也许能以此刻为契机,参悟出那种能够杀敌的境界,但现在时间紧促,他已经来不及做太多的参悟与尝试了。

天地之间,万物消融,地岩再一次朝下融化,部分地岸露出了滚烫的地渊,沸腾的猩红岩浆在地渊之中咆哮狰狞着,仿佛在为这个煮天的大阵,添加最后一堆柴火。

雷动能够控制的雷力范围,由三十丈,迅速坍缩到了二十丈,这二十丈,是雷动的生命线,如果在生命线被攻破之前,雷动还未能想出应对之策,那这一战,他将要死在煮天大阵之中。

“来不及再参悟了,你虽然控制不了这心缘之境,但你可以控制吞天,利用它的力量,爆起湖泊中的水,吞天在上一战中曾吞下香山扇,它应该有力量,将湖泊中的水炸起来!”

如此危急的情势,连落定禅师也着急了,他出声提醒雷动道。

一语diǎn醒梦中人,听完落定禅师的提醒,雷动连忙感念向吞天,并示意吞天将湖泊中的水炸飞起来,只要体内的燥热除去了,雷动到时候自然有办法,对付体外的燥热。

吞天应着雷动的感召,浑身猛地变成了半透明状,这种半透明状,是雷动从未见过的。

随着吞天身体的变化,雷动隐隐看见吞天的体内,比以往多了一把大花扇子,大花扇子上,正托着一座连绵的山脉,这正是香山侯的法器香山扇,吞天的身体变化,应该与这香山扇有关。

正在雷动疑惑着香山扇上为什么会出现一座山脉时,只见那连绵的山脉上,猛地晕出一道强大的元力,与吞天体内的霸悍之力一起,朝着整个湖泊,猛地晕荡开来。

“吼————————————————”

吞天一声狂吼,无边的元力,以吞天为中心,朝着湖泊炸散而开。

蓝色巨湖竟是被吞天释放出的强大元力,给炸得倒冲上天际,再如一场强暴雨一般,辐射状地倾砸在大地上,将整个心缘之境,从天dǐng到森林,全都冲洗了一遍。

雷动猛地睁开眼来,受了湖泊之水的浇灌,他的心智恢复到了清明状态,体内任何的燥热也都消失不见了。

“玄渊,是该战斗的时候到了!”

雷动默默地感念着玄渊,将玄渊从自己的体内唤醒。

心中燥热已除,接下来,便是对付体外的燥热!

应着雷动的感念,巨大达六百丈的玄渊幻影,撑着地表,在雷动的身后如高山一般地竖起。

原本已经逼进雷动二十丈内的那种燥热感,随着玄渊的现世,猛地朝后倒退出百丈之外。

如果封疆王的煮天大阵,煮的是雷动,那么玄渊,便是用他的脊梁,再次撑起了雷动这方天地的生机,雷王玄渊,青云山上不屈于天道的骄子,将要辅助雷动,再一次完成华丽的一战!

惠州市惠阳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曙光牙齿矫正
肿瘤疾病的康复研究-北京小汤山医院
秦皇岛治疗癫痫病医院
湛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