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九瞳至尊 第八十六章 辛酸往事

2019-10-11 14:11:14 | 来源: 小吃

九瞳至尊 第八十六章 辛酸往事

熠煌向天失落之际,牟子枫对他说:“熠煌宗主,能单独谈谈么?”

熠煌向天一愣,心说:“血魔圣天花已经给你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呢?”

等人都走光了,牟子枫将丹房的门关好、锁死,这才从储物袋里拿出那个玉瓶,倒出一枚刚刚炼制的轻神丹,递给了熠煌向天。

熠煌向天震撼了,“牟公子,明明是我输了,为什么你还要把炼制好的丹药给我?”身为高阶炼丹师,从轻神丹一出炉他就看出来了,这一定是和精神力有关的丹药。

“小子只是好奇,是什么人给熠煌宗主你下的精神毒药?”牟子枫微微一笑,开门见山。

“唉,往事不堪回首,”熠煌向天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他把玩着手里的轻神丹,过了足有半柱香的功夫,这才抬头,“牟公子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既然血魔圣天花已经到手,你还是速速离去吧。”

“那火魔宗就甘心一直受人控制?而熠煌宗主就甘心一直当一个傀儡吗?”牟子枫变得严肃起来,可漆黑的眸子里都是真诚,不掺杂一丝异色。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都知道什么?又是谁派你来的?”熠煌向天身躯陡地一震,一脸戒备地瞅着牟子枫,连声诘问。

“我并不知道什么,就是个普通人,也没人派我来。”牟子枫如实回答了熠煌向天所有问题,“只是……我看到,火魔宗的弟子,好像都被人控制了,仅此而已。”

“牟公子是到我火魔宗之后才看出端倪的?”熠煌向天挑了挑眉毛,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正是。”牟子枫点了点头。

“咝!”熠煌向天倒抽了一口凉气,刚一见面,就能发现火魔宗的所有弟子都被人控制了,这份洞察力不可谓不高啊,若是……他不敢再往下想了,毕竟,那人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告诉牟子枫,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徒增另一个被控制的人罢了。

“此事事关重大,牟公子还是不要掺合其中了,赶紧拿着你的灵药离开吧。”熠煌向天脸色由青转红,由红转白,经历了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五色的魔瞳里的兴奋光芒,逐渐平息了下去,直至最后完全消失。

“毫不夸张地说,我有十成的把握能让熠煌宗主你和所有火魔宗的弟子都解除控制!”牟子枫顿了一下,“可宗主宁愿当傀儡,也不肯信我,那我也只能言尽于此了,告辞!”牟子枫说完,起身就向门外走去。

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毕竟扶不上墙的烂泥遍地都是,如果人家不想改变什么,他也不可能去充当什么救世主、烂好人,上赶子还不是买卖呢。

“等等,”熠煌向天还是把牟子枫叫住了,“牟公子真的能解除那人对火魔宗所有弟子的控制?”

“当然,没有把握的话,牟某从来不说。”牟子枫转过身,看着熠煌向天,严肃地开口。

“那牟公子想要什么?”熠煌向天也是一个老狐狸,他知道没有免费的午餐,面前这个人族小子,无利也不会起早。

这倒把牟子枫难住了,他根本就没考虑索要好处的事呀,可既然熠煌向天把话说开了,他也就顺坡下驴,“那我到时候就到你们火魔宗的藏宝库走一趟吧。”

熠煌向天脸上一紧,随后就释然了,“这小子原来就是个穷鬼呀,不过,那藏宝库本来就被那人把持着,送个顺水人情,也没什么好心疼的。”想到这儿,他微微一笑,“牟公子果然爽快,就这么办了!”他大度地挥了挥手。

可转念他又有点犹豫了,“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和火魔宗众弟子命运的大事啊。”熠煌向天就像魔道里的驴,不停地打着转转。

牟子枫也不着急,抱着膀看着熠煌向天拉磨。

转了足有一炷香的功夫,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大不了同归于尽,人死鸟朝天,谁怕谁呀,这日子,过得实在有点太特么憋屈了!”他攥紧了拳头。

“干了!”熠煌向天霍地停下了脚步,五色魔瞳里散发出的,是一抹刚毅和坚定。

“熠煌宗主,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么?”

“可以。”

随着熠煌向天的讲述,七年前发生在火魔宗的事情,也是一点一点浮现在了牟子枫的眼前。

七年前,火魔宗的弟子像往常一样,练武的练武,炼丹的炼丹,宗门也很平静。火魔宗由于紧挨着火山口而建,常年受火山灰和硫磺的熏烤,所以宗门的弟子,性格普遍比其他宗门的修士要暴戾很多,可当时火魔宗宗规甚严,很少有弟子敢做出格的事。

直到一个年轻人的出现。

一天下午,一个叫魔凌天的年轻人闯到了火魔宗门前,那人只有二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九,体态魁梧,鹰鼻鹞眼,六色的魔瞳昭示着他下等贵族的身份。

魔凌天嚣张地说要用武学挑战整个火魔宗。

当时,熠煌向天外出访友,没在宗门之内。他卡在六阶大魔师巅峰已有十五年,希望通过历练,找到突破七阶大魔师瓶颈之路。

修士与宗门之间的挑战,自古就有,一般都是为了相互切磋,取长补短,共同提升修为。可这个魔凌天却接连痛下杀手。大战进行了三天三夜,异常的惨烈。他前后共杀死了十一名火魔宗长老和一百五十多个弟子,火魔宗整个宗门敢于挑战的精英几乎都被他屠杀殆尽。

剩下的长老和弟子,无不选择了臣服,被魔凌天在神识里种上了精神禁制,这种精神禁制十分的霸道,被种上禁制之人,从此再没有了自己的思想,行尸走肉一般,心中只有一个执念,那就是无条件地服从给他种精神禁制之人。

“这种禁制,类似于妖螟虫,只是比妖螟虫要低了一个层次罢了。”牟子枫暗想,可他并没有插话,能大批量给别人种下精神禁制的,精神力修为肯定不凡,或许,还有什么秘法也说不定。

三个月后,得到宗门易主消息的熠煌向天匆匆赶回火魔宗,哪成想,一入宗门就着了道,猝不及防之下,虽然他已经突破到了七阶大魔师,可还是被魔凌天下了精神禁制。

起初,熠煌向天不服,魔凌天就发动禁制,折磨得他头痛欲裂、生不如死。慢慢地,他也接受了现实,魔凌天这才把他放了出来,当成了傀儡,控制住了整个火魔宗。而魔凌天自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火魔宗的太上老祖。

魔凌天修炼的是暗属性功法,每天需要大量修士的魂魄供他吞噬,他才能不断提升修为。于是,他便命火魔宗的弟子到处杀人,获取魂魄,供他修炼。

七年来,魔凌天就是用这种方法,从六阶大魔师巅峰逐渐提升到了九阶大魔师巅峰,而被他吞噬的魂魄更是达到了恐怖的上千万个,真可以说是杀人如麻。

火魔宗的弟子都成了他用来进行杀戮的工具。火魔宗的名声也是被坊间称为“三臭”——臭名昭著、臭名远扬、臭不可闻。好好地火魔宗生生变成了魔林城有名的魔头宗、嗜血宗。

魔凌天疯狂杀戮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大量地积累财富。他命火魔宗弟子烧杀劫掠,搜刮丹药、灵材,再命高阶丹师疯狂地炼制丹药,供给各大拍卖场,所获魔晶都被他存在了藏宝库中。

熠煌向天并不知道魔凌天积累这么多财富究竟有何用处,可他隐隐感觉,魔凌天肯定是在图谋一件大事,而这些财富就是为将来的图谋做物质上的准备。一旦魔凌天图谋得逞,恐怕魔林城就要变天了。

听了熠煌向天的讲述,牟子枫半天没有言语。突然,他的眼睛一亮。

“难道……难道说这个魔凌天也是那个主上组织的人?”福威镖局的达飚不也想抢夺魔晶么,还有那个在夔牛镖局的侏儒魔长老,眼前的魔凌天,地煞门的樊峄城……牟子枫把这四个人联系到一块儿,陡然发现,几乎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有那个叫主上的组织的影子。

“难道是主上在积蓄力量,要有所行动了么?”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虽然他不知道那个叫主上的组织究竟有何野心,但从他们四处布局来看,图谋肯定小不了。

牟子枫的嘴角微微上翘,“主上么,既然被小爷发现了,说不得就得好好玩玩了。”

“魔凌天的精神力如何?”牟子枫问道。

“和牟公子半斤八两。”熠煌向天回答道。

“只是半斤八两么,那就好办了。”牟子枫暗想。

“他除了控制火魔宗的人

,还有没有其他的帮凶?”牟子枫一直都是一个谨慎的人,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那倒没发现,他控制火魔宗的弟子就够了,也不需要再费力地培养其他人。”

“这倒也是。”牟子枫喃喃道。放在自己身上也是如此,有费力培养其他人的功夫,还不如自己多练一会儿功呢。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熠煌向天突然想起了什么,“后天,魔凌天就要成婚了。”

“什么?魔凌天要成婚?”牟子枫惊奇地开口。

佛山白癜风医院
牡丹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湘潭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佛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