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苍白之手第二百六十七章战利品

2020-01-22 07:59:22 | 来源: 烘焙

苍白之手 第二百六十七章 战利品

竞技场,鲁斌双手握紧长柄狼牙棒,用力地抽出来,糜烂的伤口部位,腥臭的鲜血,内脏的碎片,被夹带出来,下崽似的累积成堆。

死掉的大野猪,温热的身体不停抽搐,就像还活着似的,吓退了不少接近的人。

进场准备抬走它的战斗奴隶,用手里的长枪,使劲戳着大野猪的鼻子,几次试探后,发现它没有动静,确定竞技场之王彻底死掉,才招呼伙伴上前,合力把它搬走。

鲁斌带着胜利离开竞技场,负责人卡斯托斯,由于赢得大笔收入,很爽快地掏出出场费,按照规矩给城墙守卫一半,剩余的部分也用来缴纳入城税。

因此到鲁斌手里的收入,只有一小把铜子,不客气地说,只是一块铜片被铁锤砸扁,边角几个豁口,丝毫没有加工过的美感。

守卫看出兽斗士“安格鲁”的疑惑:“勇敢的外邦人,看在你献上一场精彩的对决份上,我建议你尽快在中城区租赁一间房子安身,想想自己有什么谋生的手艺,可以维持自己的生计。或许你会觉得刚才赢得很轻松,不过竞技场没有常胜不败的人,赢家永远是待在看台上的公民,我想你能够理解。”

鲁斌将最后的收入递给守卫,干脆极了,完全不把这些钱放在眼里:“我对这座城市完全没有头绪,希望你能帮忙,让我免除露宿街头。这是合作的机会,也是我的友谊,希望你能收下。”

守卫贪图眼前的利益,对“安格鲁”在竞技场展现的英姿,也非常欣赏,心里已经估计面前的外邦人,大概是某座城市的公民,由于海难流落到希拉岛,冷硬的语气就转为柔和。

“好吧,我在中城区也认识几个人,他们都是很友善的好人,肯定会愉快地接纳,你就跟着我,去物色一个落脚地。”

竞技场负责人卡斯托斯,眼力比守卫强多了,他很清楚赌局的底细。尽管给大野猪提前下药,破坏它的灵性,刺激它的兽性,变得愚蠢和迟钝。

不过,这位外邦人能够在初次面对这头怪物,没有惶恐害怕,冷静地以退为进,还能利用竞技场的地形,为自己创造击杀大野猪的战机,这份战斗的智慧,惊人的勇气,就值得进行投资。

“对了,安格鲁先生,你在我的竞技场出战,格杀我豢养多时的怪物,不仅带走一场胜利离开,我还亲自赐给你受人尊敬的称号,我们彼此之间已经初步建立友谊,当我有需要的时候,你有再次出场的义务,我相信你能明白其中的理由。”

鲁斌轻轻点头:“我能理解!希拉岛的风俗,和我的家乡差不多,我也很期待接下来的对决,希望对手不会比大野猪逊色。”

卡斯托斯有些想笑,不过他很好地克制住,最后终于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头大野猪有几个来历。最离奇的是来自百怪之父,被压在埃特纳火山下的提丰,无意中泄漏的怒火中诞生。也有传说是猎神阿尔忒弥斯殿下,不满自己没有祭品,故意派遣的使者。这些都是毫无依据的谬谈,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没有人知道,或许海神殿祭司知道,可是她们什么也不说。”

守卫尽管是上城区的公民,由于出身不够高,还没有资格谈论神殿祭司,他只能暗中扯住“安格鲁”的皮裤,示意他不要再听下去。

鲁斌立即明白守卫的暗示:“大野猪已经死了,如果真的来历不凡,我已经死在它的獠牙下。事实证明,这头山林的霸主只是自然的产物。不知情的人,把没有关系的事物,强行捆绑在一起,将不正确的话当作真相传出去,最后连自己都深陷其中,真可怜。”

竞技场负责人卡斯托斯,眼睛睁地很大,就像第一次认识眼前的外邦人,叹了口气:“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做过大事的人,你的心灵受过虔诚的考验,你的身体受过严格的锻炼。从你的嘴里,说出所有公民都知道,却不敢说的真相,你会是阿特拉斯城最优秀的市民。”

守卫担心这位外邦人会被卡斯托斯拐走,连忙伸手打了个响指:“嗨!安格鲁先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找到落脚点,身无分文可不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稍后,鲁斌就被守卫抓住手腕,强行带他离开竞技场,战斗奴隶不敢阻挡,以免触犯城市的法律,来自中城区的外邦人谨守自己的本分,至于负责人卡斯托斯,却伸手拦阻身边的公民,目送没出息的守卫和兽斗士“安格鲁”离开。

“对传闻有正确、深刻的认识,还能提出高明的见解,这位外邦人不仅是勇敢的战士,还有智者的潜力。别打扰他,尽量保持注意,这就够了。”

在场的众人,包括公民、外邦人、奴隶,听到这些话,顿时对卡斯托斯肃然起敬。

能够经营、管理如此庞大的产业,还能为自己和身后的家族,源源不断输送利益,不动神色地说几句话,就拉拢到优秀的人才,身处高位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理念,卡斯托斯正是如此。

守卫没有以往那样“指引”,而是非常干脆地在前面带路,领着鲁斌离开竞技场,前往安置外邦人的中城区。

在宽敞的街道,狭小的巷子里转悠,没过多久,守卫突然收脚停下。鲁斌看到一座镶嵌白色贝壳的平房,上下打量没有其它发现,就轻轻地点了点头。

守卫这时才松手,独自上前敲门,很快走出一个老女人,头发花白,没有精心打理,显得有些乱糟糟,脸上堆满岁月的痕迹,下巴层层叠叠的褶皱,显然在年轻的时候,这位女士很富态。

“卡耶塔,我为你找到一位慷慨的租客,这些钱是他的房租,最近他没有收入,你看着办,别让他饿着就行。”

老女人起初面无表情,直到手里塞进一把铜子,沉甸甸地坠手,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涅阿斯,我知道你是个好心肠的人,即使是上城区尊贵的公民,也愿意和我们来往,承蒙你的照顾,空荡荡的房子总算有人住进来。这位先生,面孔很陌生,不像是中城区的人。”

守卫涅阿斯轻轻点头:“这位安格鲁先生来自外地,遭了海难,无意中流落到希拉岛,听上去不可思议,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你就别介意了。”

老女人守着自己的房子,凭租金度日,很欢迎新的租客,没有再说什么,伸手请两人进去。

鲁斌迈过房门,顿时感觉到清冷的水汽扑面而来,与外面的炎热完全不同,房间里各种陶罐器皿,都有各自的位置,干净地没有灰尘,就满意地露出微笑。

守卫涅阿斯还有自己的工作,简短的寒暄后,立即带着收到的税款,属于自己的好处,匆忙地离开房子,回到自己的岗位。当然如此长时间离开,免不了要掏钱,堵住其他人的嘴巴,这就是守卫们的规矩。

老女人卡耶塔随口说了几句,都是租客的规矩,凭借多年积累的阅历,她看出新租客不是心肠歹毒的坏人,背后的双手,放在胸前交错抱臂。

等房东离开后,鲁斌关上大门,走到露天庭院,一座与人等高的海神雕像,在清澈的泉水中沐浴,明亮的阳光洒下,焕发出绚烂的神彩。

清凉水汽的来历,鲁斌已经洞悉,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窗户供闲杂人等窥视,他又查看左右,没有碍人的眼线,左手摊开唤出旅法师之书,迟迟不见动静,只能亲手翻页。

“大野猪尽管和我失落的卡牌没有联系,不过它的本源或者灵魂,却给我带来少许帮助,终于可以在新世界,开启我的怪物牌组。”

鲁斌伸手点在一张解封的卡牌上,牌面上是一座铁錆色的丘陵,一只条纹斑驳的野猪傲立在顶端,嘴角衔着木嚼,套着金属笼头,脖颈有两条系绳,脊背甚至有一副座鞍。

“挂甲蛮猪,普通生物,来自铁丘的野猪,性情暴躁好战,驯服后非常听话。职业:坐骑。特性:獠牙攻击、野蛮冲撞……”

鲁斌满足地深吸一口气,没有当场召唤出来,暗中寻思:“野猪坐骑,我得找个合适的理由。按照最近获得的情报,城外肯定有类似的怪物残留,离开城市出远门,就很有必要,否则无法解释它的来历。”

双鸭山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襄阳市安定医院
银川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男科治疗费用
唐山妇科医院有哪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