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道圣 第353章 神道派

2020-01-18 17:22:02 | 来源: 凉菜

道圣 第353章 神道派

龙牙匕首不断落下,王烁的身影也在不断消失。

幻杀瞬诀,要的就是短距离的快,利用人的视野盲区进行攻击。柔噬心身上的甲胄,本就因为无忧的攻击而出现了溃散的状态。而此刻,更是被龙牙匕首刺穿了许多个洞口。

“碰不到她。”

王烁身影连闪,刺穿了甲胄,却刺不到柔噬心。

柔噬心不断转身,一切都如王烁判断的一样,柔噬心现在心绪乱了,用的根本就不是自己擅长的招数。

比如在北绝宮的时候,她随意的一击就非常有水准。

而现在……

心绪已经激愤,如何能够随意恢复?

王烁心底了然,或许柔噬心根本就没有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只不过,她已经开始冷静了下来,强行让自己恢复正常的状态。

没有人会喜欢自己成为疯子的状态,即便那个状态会拥有更加强大的实力。柔噬心是人,她也有这种想法,她也只想当个正常人,而非是被情绪控制成为另外一个人。

王烁身影如闪电一般不断出现在柔噬心四周,一击必杀太难了。

柔噬心神色越发冷冽,陡然间甲胄之上神光大盛,化为浩瀚的神元冲向四方。王烁无处可躲,只能够选择硬撼。

“咚!”

王烁翻身落地,那巨大的冲击力令他内脏都宛若要炸开了一般,气血沸腾,非常难受。

而他自身的暗伤,也终于爆发了。

阵阵虚弱感浮现,心脏跳动的频率都陡然间减慢,那种滋味非常的难受。

王烁反握龙牙匕首,凝视柔噬心。诸戈、无忧、无度分别站在不同的方位,自此一言不发,都是神色冷漠。

不会表现出任何担忧其他人的神色。

再这样下去……

王烁尽力调整呼吸,调整自己的血液流速,结局是会非常糟糕的。

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到了这一步,的确是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了。

诸戈眉头拧成了疙瘩,无度神色依旧平静,很淡然,无忧则是神色越发冷厉。皓月天狼匍匐在不远处,伺机而动。

柔噬心站在最中心处,她反而没了动静。

她似乎在思考问题,又似乎想到了某种事情。

她的神色不冷,不柔,不笑,却透着悲凉。

“咻!”

陡然间,一道刺的耳膜生疼的声音响起,宛如利剑划动着铁器一般。众人纷纷下意识握住了耳朵。

一道金光破空而来,瞬间将柔噬心刺穿。

“啊!”

柔噬心凄厉惨叫,口中鲜血长流。

王烁骇然,怎么回事?

“你果然在这里。”

有声音响起,一名中年男子神威浩荡,飘然落下。

王烁惊骇,这人是谁?

好恐怖的实力!

仔细看去,这人相貌堂堂,即便已显中年相貌,却不难看出,此人年轻的时候,必定英俊非凡。

中年男子抬手,金光从柔噬心体内拔出,那是一把金色的长剑。

“啊!”

柔噬心怒吼:“周兴禹!”

她的神色变了,愤怒,那是来自曾经的憎恨,怒火。

周兴禹冷语,“你真让我感觉到恶心,看看你做的那些事情,还有何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柔噬心踉跄起身,身上血流如注,可她却疯狂的扑向周兴禹。

周兴禹冷眼相看,左手一抬。

“嘭!”

柔噬心被直接拍入泥土中,浑身骨骼发出碎裂的声音,七窍流血。

这一刻,她的实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下降着,甚至是弱的可怜。

“你不仅舍弃自尊,还要玷污神宗威严,你真的很该死。”

周兴禹冷语,“吕柔,我对你很失望。”

王烁吃惊,低声道:“这人是谁?”

无度轻语道:“神道派掌门,周兴禹。”

“啊?”

王烁一愣,道凌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吗?

周兴禹目光落在王烁身上,淡然道:“你就是惊风门王掌门吧?你挑战神宗、佛宗的事情,我们已经应允。此人虽是修炼了我神宗功法,却早非神宗之人,故此莫要认为是我神宗派人先行杀掉你。”

王烁蹙眉,拱手道:“周掌门说笑了,那她……”

“王掌门放心,我与她之间是私仇。与三宗,与无毫无关系。”

周兴禹冷笑一声,眼看柔噬心即将趴下,利剑一转,直接刺穿柔噬心的后背,“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反抗是吗?就你这点实力,别再丢人现眼了。”

柔噬心满嘴鲜血,可依旧抬头死死的盯着周兴禹。

无度微微蹙眉,上前一步,淡然开口道:“敢问周掌门,此人与你有什么样的私仇?”

周兴禹眉头一挑,淡然道:“与你有关系吗?”

无度言道:“柔噬心一生悲苦,我愿度她。周掌门如此作态,莫不是非要杀之而后快?”

“哈哈!”

周兴禹大笑,“小小佛徒,真是不自量力。若非我得到消息前来,只怕你们已经死在她的手中了。难道,现在你们还要和我讲善道,讲仁义吗?”

王烁有心想要阻止无度继续说下去,但是想到周兴禹的为人处事,一时间却也踟蹰不定。如果不是他们几个人的话,相信柔噬心碰到了周兴禹,即便打不过,也可全身而退。

“小人!”

柔噬心凄厉大吼,“我一定会杀了你!”

周兴禹神色骤然一冷,一脚将柔噬心的头踩入土壤中,淡然道:“诸位,这里的事情已经与你们无关,识趣的还是早点离开为好。”

无度轻语道:“我所学之法,皆为度天下悲苦之人,还望周掌门行个方便。生命不易,何必做的太绝?”

“我让你们离开,听不懂吗?”

周兴禹冷语,弯腰握住长剑,缓缓拔出,带起一片鲜血,泥土中响起了柔噬心凄惨的叫声。“至于此人,你们度不了,她的结局,只能够是死。”

“轰!”

一柄大锤当空而来,飞驰一般撞向周兴禹的头颅。

周兴禹冷笑一声,利剑反扫,瞬间将大锤切成了两半。

见状,王烁吃了一惊,那是胖子的锤,那可是宝器。可现在却被周兴禹轻易切成两半,彼此之间不管是武器,还是实力都差距颇大。

牛柏疾奔而来,一拳杀向周兴禹。

周兴禹眉头一挑,左手虚按。

“轰!”

牛柏倒飞出去,可刹那间再度冲了过来。

“找死。”

周兴禹冷喝,身为神道派的掌门,他自然不屑于在这个时候杀道宗门派的人,而且还那么弱。

“周掌门!”

王烁焦急喝道:“手下留情。”

周兴禹双眼微眯,左手一动,改拍为扫。一股神元飞舞,再度将牛柏抽飞几十米,大口喷血。

就是九重山之法,也挡不住周兴禹的随意一击。

王烁喝道:“胖子,你恢复了吗?别出手了。”

他看到牛柏的眼神有些正常,很有可能完全恢复过来了。

牛柏口中鲜血涌出,依旧一步步走向周兴禹,土属性道气涌动。

周兴禹脸色一沉,“看来是与吕柔一起的吗?”

王烁焦急向前冲去,喝道:“胖子,别胡来了!”

牛柏看向王烁,双眼发红,扑通一声跪在王烁面前。

“胖子,你这是干什么?!”

王烁喝道,慌忙弯腰要扶牛柏。

“救她……我求求你了。”

牛柏叩首,声音哽噎,“救她……”

王烁变色,“你……你疯了?你可知道……”

牛柏重重叩首,“老王,对不起,我真的只能够求你……”

王烁蹲下,沉声道:“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牛柏低声:“我知道,虽然我分不清我到底是在做梦还是早就醒了,但是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够帮我。”

“老王,我爱她!”

王烁身躯僵硬,易晖前辈说的太对了,他也太了解牛柏了。

王烁缓缓起身,那边金光闪烁,周兴禹已经等不及了,因为有些事情是丑闻,柔噬心活在,对他来说就是一个耻辱。

“周掌门!”

王烁转身大喝:“此人迫害我道宗门人,更是害我兄弟。如果要死,那也必须死在我们的手中,而非是你!”

周兴禹右手一顿,冷语道:“你什么意思?”

“我已宣战神佛两宗。”

王烁喝道:“但是在这一刻,此人突然出现,原因为何,至今还没有查明。而周掌门却迫不及待的要杀掉她,难道是为了掩盖真相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石家庄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攀钢集团成都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南充男科医院
榆林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