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刀道绝响第九十九章首战蛟龙

2020-01-25 13:58:22 | 来源: 凉菜

刀道绝响 第九十九章 首战蛟龙

白九真抬眼迎望城门口,只见一队约千人的武士骑兵,极其训练有素的、从中列队缓缓齐步驰出。

跪在路上的群众,回头看到要来的人,宛如看见瘟神,哄然间,一个不剩地急忙跳着跑开,让出中间的大路,退往两边,随后依然朝白九真安静地顶礼膜拜。

大概一半的人马出城,迎面驰出一辆非常奢华的马车,直到白九真跟前的十丈,才停下来。

马车门帘掀开,一名极其阴柔的男子,从中微低着头钻出。

当其人一看见白九真,原本阴鸷的眼睛,猛然闪亮出一道极其异媚的光采,也不知他此时心中在想些什么,原本有些苍白的两颊,竟然莫名其妙的红润起来。

“这位俊美若仙的师兄,不知怎么称呼?出自宗内哪一院座下?师弟我乃欢喜院的内门弟子,外派驻守泗水城的巅峰武师,龙阳筠!”

突然的兰花指,突然的满眼娇媚,突然的异样热情,引得白九真全身冒起鸡皮疙瘩。

白九真嘴角抖了抖:“阁下是男人还是女人?”

不知是听不出他话里讽刺的味道,还是本性大度,龙阳筠眼睛更显异媚,咯咯一笑,答道:“当师兄想让筠做男人时,筠便是男人;当师兄想让筠做女人时,筠便是女人!”

“……”

白九真总算是明白了,心中不禁骂道:“原来是个兔爷。”

“师兄,只不知,你想让筠做男人还是女人……”

调戏的话未完。

白九真终于忍不住,怒斥道:“闭嘴!”

叱罢,舍下龙阳筠,目光迎向身前的大汉,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为什么不上报凌月宗?”

大汉一听,身一震,面色立即大变地回头望了龙阳筠一眼,然后极其卑微地低下头,就此什么话也不敢说。

他却不知,他此番动作所流露出来的信息,已足够让白九真猜透其中的前因后果。

由此,白九真不禁对龙阳筠更加厌恶:“哼,原来所谓的兔爷城守,就是这样守城的!”

上报宗门之事,自然只有城守才具备这样的权力,若城守不作为,宗门就未必知道,即便有所耳闻,也不大当回事,甚而还以为外派驻守的弟子,已然足以应对,是以便也不管了。

念一至此。

白九真微运真元,声音再次传遍场上人们的耳中:“众人且宽心,此事我会料理,你们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斩了那水妖!”

“飘月,且稍后,我去去就回来!”

“小心,别大意!”月飘渺认真嘱咐道。

“嗯!”

一边点头应了,一边转身朝东,白九真正待施展身法掠去。

这时候,龙阳筠锁眉叫道:“这位师兄且慢,请听师弟一言,我这泗水城真的没有妖物,广亭湖那只蛟龙,乃是有主的灵物,而它的主人,亦是咱们凌月宗的师兄,并且那位师兄出自核心,非是你我这样的门人可以比拟的,你便是去了,不说绝不是那只蛟龙的对手,即便侥幸打赢,你也因此得罪那位师兄,实在得不偿失啊!”

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始作俑者,竟然就是凌月宗的核心弟子。

难怪一只妖物敢在一座人类的城市作乱半年之久。

怎么不敢呢?

镇守一国的一宗门人尚且如此,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情形下,试问哪有其他强者敢来除妖?

神人,能凌空飞渡的武宗,及其以上的武者,便可称作神人。

在神人的眼里,凡人就跟蝼蚁差不多,能让他们的宠物看上当作粮食,已经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这等想法,肯定是那名凌月宗核心弟子的认为。

白九真一想到这里,眼中射出前所未有的冰冷,锁定在龙阳筠的咽喉上,霎时间,后者感觉被一股极端寒气,从咽喉处灌入全身,只一瞬,四肢百骸便提不起丝毫力气,甚至连呼吸也抽不到空气。

“你,为虎作伥,罪该万死!”

话甫落。

一道刺眼的刀芒,不知来自何处,众人只觉得眼前一白,下一刹那,视觉恢复时,便看见龙阳筠的头颅,正迎空飙起。

甚至最后一声惨叫,也没来得及哀嚎,龙阳筠就已莫名身亡。

“飘月,在我回来之前,谁敢乱动,格杀勿论!”

“了解!”

啾――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时,白九真迷离一闪,身影化光,划破低空,急掠向城东,消失于天际。

广亭湖与泗水城,刚好相距十里,这点距离,对于现在的白九真来说,也就十数个起落,便可肉眼在望。

咻!身影闪至湖面中心,白九真凌波傲立,心神感知狂扫而出,只一息间,在一百多十丈的湖底,果然发现一条正在休憩的蛟龙。

它身躯披满鳞甲,头顶翘鼻,长颚大口,嘴角外露一对锋芒毕现的尖牙,大而圆突起的眼眶禁闭着,长尾粗壮,四肢强健,五指利爪,全身长约六十多丈,十分具有神韵。

“好一只畜生,三阶初期的道行,居然有着三阶圆满的境界,这一下倒是棘手了,看来此次必须付诸全力!”

三阶灵兽对应人类宗级强者,三阶初期便是宗级初期,三阶圆满便是宗级巅峰。白九真则是罡功为初期武师,内力为初期先天,再叠加冰蝶冰能,三者统合的战力,赤手搏杀可追平初期武宗,而境界为尊前,比这条蛟龙胜过一筹。

但是蛟龙这等灵兽,无论攻击还是防御,都不是人类同级的武者,能够匹敌的,并且它还可能会某种神通,这就更添加了它的威能莫测。

而实际上,一般情况下,同级的人类武者,没有十个以上的联手,绝不敢妄言与任何一只灵兽一战。

“嗷!”

被白九真心神扫过,蛟龙瞬间惊醒,一双巨眼顿时睁开,透过百丈的水下间距,一刹锁定湖面的刀者,血盘大口一张,狂啸声一吼,四肢猛一蹬,掀起满湖千丈狂澜。

白九真身影一轻,脚踏狂澜末梢之力,直飞起千丈高,正要回落之时,蛟龙由下往上,快若雷霆般猛冲撞来。

重庆有哪些二乙医院
怀柔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北海治疗白癜风办法
南京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河源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猜你喜欢